Blind.jpg  

從電影的切入點來說,本作女主角英格麗 Ingrid(Ellen Dorrit Petersen)不知是否是因為家族遺傳性疾病或是後天的疾病與傷害,只知道在她是練舞的過程中,逐漸的失去視力,並成為一名中途失明的視障者。失明後的她,因為害怕自己逐漸失去對人事物的描繪能力而感到焦躁不安,開始藉由想像力來維持對世界的感知。想像出各種人物與劇情來填補長時間在家中的空白時光。時常幻想丈夫出門後偷偷回到家中觀察自己的一舉一動,幻想和現實生活中完全不同的住家,幻想丈夫逐漸與自己同床異夢。會藉由原地轉圈來確認自己在失明後仍然具有方向感,卻往往撞得自己眼冒金星。劇情後段對於丈夫對待自己過於小心翼翼的態度感到厭煩,害怕丈夫不樂意自己懷有可能帶有失明遺傳基因的小孩,腦海中創造出來的世界也在此時開始分崩離析。

 

艾納Einar(Marius Kolbenstvedt)幻想人物一號,一個患有焦慮症的宅男,時常一整天沉浸在A片中的世界,隨即又會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厭煩,週而復始。最後再重口味的性愛情節也滿足不了時,他發現自己偏好女人的長髮與高跟鞋,並產生「沒人想跟有問題的人在一起,至少不是長期交往」這樣的觀念。曾經因為捲入2011年發生的挪威恐怖攻擊事件成為大眾注目的焦點,但事件逐漸被人們淡忘後又回歸平凡。不知是出於不滿這樣的事件如此容易被大眾遺忘或是希望再次受到關注,會偽裝成傷重的受害者回到事件現場徘徊,反而招致怪異的目光。

 

墨鏡狗.jpg  

 墨鏡狗狗不負責任語音輔助:
艾納極有可能是女主角失明後不安靈魂的延伸,對於過去的功成名就、對於發生失明的這段期間,所有來自親朋好友同事的關心,似乎也在逐漸適應盲之後逐一的消失。但其實主角的內心仍是可望被關懷,盼望回到過去充滿顏色、光亮與方向的生活。透過艾納這個角色所建構出來的想像空間,去表達出這樣的一種訴求!

 

以下我來示範一下何謂有意義的電影無障礙語音輔助:
*因為是外語片,所以在台詞部分,語音輔助員同樣需要將台詞讀出,以利觀眾對於劇情的理解。

 

艾琳Elin(Vera Vitali) 幻想人物二號,從瑞典遠嫁到挪威來的失婚婦女,初離婚時曾想過努力拓展自己的生活圈,每週邀約和前夫的共通朋友聚會,卻從未有人主動邀約過她,才了解這些終究是前夫的朋友而不是她的。除了和小孩以外再沒有任何與人的互動,感到一個人獨處的時間越來越漫長難熬。 開頭描述自身狀況時一直到與小孩相處時光都還是兒子金Kim,之後突然變更設定為女兒金Kim到最後。 中途突然多了失明設定,接著又懷了外遇男人的小孩,與女主角自身的投射狀態逐漸融合。

 

墨鏡狗.jpg

 墨鏡狗狗不負責任語音輔助:
艾琳的出現,投射了女主角更深層的不安,也是以自問自答的,倘若是在有子女的狀況底下失明,是否所有的重心就該落在子女的身上,而自己的部分呢?就沒有了一般的社交活動?或著是正常的情慾生活?而這也是許多視障朋友們所面臨的挑戰!無論是先天或是中途失明的視障者,他們還是有情感的交流、生理的需求,但卻不得其門而入,甚至隨著失明,也喪失了追求情慾的自由。而若是單身,是否又真的比較輕鬆?透過簡單的約會、身體的接觸與刻板的印象,這究竟會為全盲的自己開創什麼樣的出口?賣個關子囉!

 

莫登Morten(Henrik Rafaelsen)幻想人物三號,唯一與現實重疊的人物,女主角的丈夫,對於失明的妻子過於小心翼翼的對待與呵護,希望女主角能走出家門,重新面對世界,卻不得其門而入。 陪伴妻子使用色彩感應報讀裝置,用迷你建築模型試圖讓妻子找回空間感,為妻子準備參加派對的禮服,反而一次一次的讓妻子更加退縮。在想像中是一位對於身體殘疾的另一半感到厭倦,在網路世界找尋新鮮感的不忠男人。

 

墨鏡狗.jpg

 墨鏡狗狗不負責任語音輔助:
如果這支影片能夠結合無障礙法,甚至是身心障礙友善設定的話,視障朋友將會聽到老婆刻意伸懶腰去驚嚇,在虛擬想像中正在進行「網愛」的老公,而螢幕中現實裡的老公不過只在用筆電書寫著派對的邀請函。還有全盲的女主角拿著探測筆四處點擊、譬如:點自己的牙齒就會報讀出「白色、白色」,影片中女主角甚至俏皮的脫下老公的褲子,露出屁屁,點擊後竟發出「粉紅色、粉紅色、粉紅色」的語音辨識,這些在電影播放過程中逗得所有觀眾哈哈大笑的片段,只有我一個全盲的觀眾坐在裡頭,難以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在當下有個簡單的電影解說員,甚至不誇張,只要透過一個藍芽耳機,把我剛才說的做成說明並傳到視力不方便的觀眾耳裡,我也會和你們笑的一樣大聲!不!應該是,我會笑得比你們更大聲!因為我很久沒有進戲院和大家一起欣賞電影,相信我,許多的身心障礙者也和你我一樣,渴望回歸到友善的社會上,即便只是欣賞一場電影!

 

我很開心在生日的前一天,參與了第十六屆台北電影節以及第十屆國際青年導演競賽的生日/頒獎典禮,同時也欣賞到這一部電影《盲》。或許在散場燈光逐漸亮起的時候,身旁的你可能會注意到我這位拄著白手仗、同為電影愛好者的視障朋友,而遺憾的是,在沒有考量到身心障礙者的狀態底下,電影、影視文化產業的作品竟成為許多視障者與其他障別朋友們不敢奢望的事情。如果我們的公共空間或消費的產品具備無障礙設計,甚至是消費的內容物能夠更加的無障礙化,我想,這對於身障朋友來說將是一大福音!而這樣的設計,不單只是嘉惠像我這樣一位全盲的電影愛好者,想想看,你可以牽著你家行動不便或是視力退化的阿公、阿嬤,或是爸爸、媽媽,又或者是另一半、甚至是你的小孩,都將因為無障礙化的落實,讓他們得以跨越生理上的限制,一起享受這些生活中的樂趣與心靈的滋養,你說,這不正是我們都應該努力的方向並為此盡一份心力的呢?

 

當天台北市文化局長也在台上,我很想衝向前跟他說,但我聽到了他,他卻看不到我…但我仍衷心的希望這些有決定權和影響力的人,能持續為每一位國人努力,打造一個更理想、更加無障礙的環境,即便只是從看 / 聽電影這件事情開始!

 

好啦…這個國際青年導演獎被韓國的導演拿走是有點…XD我想,不愛用韓貨的大家應該和我有相同的感觸吧?所以在此我要誠徵國內才華洋溢、有志一同的導演,讓我們一起合作拍攝一部屬於我們自己的《盲》(啊不是已經有《逆光飛翔》了?)才不是呢!那是明眼人眼中的盲,我們要的,是完完整整的呈現一個真實世界的盲,有意者懇請留言,啾咪!

 

 X-FILE 

導演:艾斯基佛格 Eskil Vogt 出生於一九七四年,曾就讀於法國國家高等影音學院,二00三年拍攝的短片《An Embrance》入圍過歐洲電影獎,同時他所編劇的作品,並由導演尤沃金提爾所執導的《愛重奏》以及《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更受到廣大影迷的喜愛。本片為他個人第一次執導的第一部長篇作品,並獲得了柏林影展最佳歐洲電影獎及日舞影展最佳劇本兩項大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瘋友
  • 讓我想到黃英雄老師,他一直在做幫視障者導讀聽電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O6kb79rsjo
    可是真的試著閉起眼睛來聽,我覺得好快,聽進去的描述,還來不及在腦中轉成畫面,又是下一段描述進來。連聽五遍,才睜開眼睛看畫面。
  • 哇嗚!你也認識黃老師嗎?他之前也有在像「啟明圖書館」,還有像一些電影解說的場合出現,希望可以和政府爭取到相關經費,透過我們的視望會來培訓出更多優秀且專業的電影導讀員!這個影片是我自己配的,同時是透過明眼人的協助,因為他是電影的preview,不是實際影片的狀態,只是想透過一個簡短的介紹來呈現出一定的示範!聽到你說你連聽了五遍,才睜開眼睛看畫面,真的好感動,如果每個人都願意像你如此用心感受,我們整體的環境,不單是電影或是影視,相信都會變得完美而友善!

    anry 於 2014/07/13 16:04 回覆

  • J森
  • 所以那天散場的時候, 我看到的就是墨鏡哥哥囉...早知道上去要簽名!XD

  • 真的假的!?應該要來找我一起合照的!哈哈!

    anry 於 2014/07/15 12:48 回覆

  • 荷PP
  • 真的!看了墨鏡哥說的,
    其實真的沒有想到說,
    其實生活周遭很多的東西,
    對身心障礙的人真的都很不友善,
    而且因為不友善,
    就變得只好犧牲很多的興趣,
    希望真的像墨鏡哥說的,
    就從電影開始改變!
    (集氣)
  • 是啊!我擔心的不只是身心障礙者的權益,而是台灣逐漸老齡化的社會……
    這些都是我們每一個人即將面對到的不友善嘍!希望政府真的可以重視這些問題,趕快來讀我的部落格吧!你會發現我指出來的不過只是冰山一角! (哭哭)

    anry 於 2014/07/15 12:46 回覆

  • 小宇宙(原來電影可以這樣聽...)
  • 看了,也聽了墨鏡哥示範的電影語音報讀輔助,的確,再不干擾影片播放的情況下,搭配語音在一旁解說真的也可以讓人理解演出的內容,而且,以現在的技術絕對都是可以滿足這樣子的需求,問題只是看有沒有願意付出心力去推動而已?這真的很值得大家一起來努力,真的不難!
  • 執行面問題其實不大,只要有足夠的經費,我們所成立的視覺希望協會(視望會)希望可以透過足夠的經費,邀請經驗豐富的業師再培訓更多有心改善這個不友善環境的志工夥伴,還有影像影片的導讀人員!(眼巴巴望向政府單位!明明看不到……) : P

    anry 於 2014/07/15 12: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