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陣子泰國很風行段落式的恐怖鬼片,用四、五個簡潔有力的故事綜合成一部完整的電影,由於每個段落的情節、風格、導演都各自不同,這樣的手法似乎比起一個故事講到底更容易營造起承轉合的效果。像這樣子的電影最早應該就是由日本的《怪談新耳袋》開啟,而後香港也拍了像《三更》系列的電影,泰國鬼片就是由《鬼4虐》打先鋒,不久後電影公司又趁勝追擊推出了《鬼亂5》,兩部都算得上是叫好又叫座。驚悚嚇人的短篇故事當然不少,然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毋庸置疑就屬《鬼朋友》與《鬼演員》這兩個故事了。這兩個故事皆由同一批演員演出,而且三部戲用的劇中人名還一模一樣,大致上都是在描述四位傻裡傻氣的小屁孩撞鬼之後做出一連串搞笑又白目的反應,看四個人之間互相吐嘈的爆笑台詞時常會讓人忘了現在觀賞的是一部鬼電影,這四人組也因此大受歡迎。在鬼4虐裡這四人組還是演出類似大學生的角色,到了鬼亂五時已經成了電影公司員工,淒厲人妻中更是搖身一變成了四個大頭兵,隨著電影時間順序,角色設定也越演越老,事實上四人組在淒厲人妻的確比起在鬼4虐時出現了些許大叔味,只能說歲月不饒人啊。 

 

咦?這次聽的電影不是應該是淒厲人妻嗎?怎麼莫名扯到泰國鬼片搞笑四人組去了!沒錯!由於這四傻組合太過吸晴,電影公司索性再把這四傻湊在一起,搭配泰國青春偶像馬利歐,以泰國知名靈異故事幽魂娜娜做為背景,改編成了這一部《淒厲人妻》。嫌這泰國四傻只能在短篇故事中發揮,看不夠他們的搞笑行徑嗎?淒厲人妻決定能滿足這樣的需求!況且還有偶像男星馬利歐出演男主角,加上氣質清純出眾的女主角小奈,男帥女美的戀愛情節同時也網羅了女性觀眾,只能說電影公司的野心真不小。XD 

 

既然是改編自翻拍過無數次的鬼妻娜娜,這部淒厲人妻當然就是由年輕丈夫上戰場,而懷孕的妻子獨守空閨卻難產死亡展開序幕。回到家鄉的男主角小邁一無所知的和妻子小奈與兒子蛋蛋一同生活,卻不斷遭受村民異樣的排擠,直到最後才驚覺妻子身上發生的變異…。以上都還只是娜娜的基本架構,然而這次男主角小邁順手拎了四個拖油瓶-戰爭時一同出生入死的四位同袍回家鄉。脾氣不好又好色,總是任意發號施令的老普;特別膽小但又老是被叫去查看狀況的阿信;戴著眼鏡,愛推論誰才是鬼卻常常猜錯的小特;還有每一次(包括前兩部電影XD)都會被誤以為是鬼的阿艾。而劇情就如同上述那樣簡單,看著四傻疑神疑鬼的猜測究竟誰是鬼則是本片的精髓所在,俊男美女之間的人鬼戀反倒相形失色了不少。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淒厲人妻的結局,有別於以往鬼妻娜娜的生離死別,本片給了男女主角一個笑中帶淚的結尾,展現了畫龍點睛的功效,看完絕對會感到心情大好!(咦?這不是恐怖片嗎?XD) 

 

淒厲人妻打著泰國鬼片的招牌,恐怖橋段自然不能少。只是視障者看不到嚇人的鬼臉,刺激感難免削弱幾成,需要語音輔助的部分也就相對比一般電影來的重。幸好泰國鬼片原本就很注重音效表現,角色之間的對話配上讓人心跳加速的配樂,很容易可以想像出即將發生的橋段,通常聲音突然靜止時大概就是有爆點的時候,由於主角小邁的村莊就座落在河面上,移動往來都是靠著一艘寬度僅能容納一人,最多能乘坐五人的小船,流水夾帶划槳的聲音,配上在老舊木造房屋走動時特有的「唧唧」聲,混濁泥水河流旁佈滿灰塵的河畔小屋形象便油然而生。口述方面較有難度的反而是在角色說話的時候,四傻加一的人數眾多,時常一起行動,同時講起話來總是七嘴八舌,泰語腔調又相當特殊,要分辨那句話是誰說的真的很有難度XD。也因此劇中有一段玩比手畫腳的段落是特別不容易口述表達的,一方面比手畫腳原本就是要運用最少的聲音以及最豐富的肢體動作來傳達,視障者無法接收到像指頭比嘎吱窩、或是手指著特定物品之類的訊息,口述者要在短時間內解釋各種動作也較為不易;另一方面則是語言隔閡,比手畫腳時運用的諧音動作當然是以泰語為主,翻譯成國語或是英語多少有些語意落差,這時就只能期待字幕翻譯的夠巧妙,讓導讀者能夠更輕鬆的解說囉。若能將人物的動作、表情,還有特定的景物加以口述影像之後,即便視障者也能夠盡情的享受鬼片。 

 

不過聽完電影後,有一件非用視覺無法得知的小細節是後來才經由朋友口中聽聞。就是淒厲人妻裡每個人的牙齒都染成黑色,這部分勾起了墨鏡哥的好奇心,特別去查證了一些緣由,卻好像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有一說是為了與別國居民做區分,當時泰國和鄰近國家之間似乎有一些地位高低的思想,牙齒塗黑有著高人一等的意味;也有一說是塗黑為了保護牙齒,古早時期比較沒有潔牙衛生的觀念,當然牙齒保健也不是太健全,因此用某種植物磨碎後塗在牙齒上;還有另一說是和信仰有關,聽說只有鬼怪與吃人野獸會有白牙齒,畢竟野獸和阿飄不會主動把牙齒塗黑嘛,雖然不知道哪一種說法才是正確的,但這些小故事也讓墨鏡哥長了不少泰國見聞,聽電影不光是消遣娛樂,還能從中體會各地風俗民情喔!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