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旅行 -- Brisbane, Australia

圖說:不想去戶外得癌症卻又被感染到運動氣息,只能讓Mr. More伴我在旅館健身房跑出一身汗後再去大吃超新鮮的海鮮

 

選擇從Brisbane開始和墨鏡哥一起聽旅行,最大的原因是Brisbane是我的里程碑!有點難想像,東奔西跑了這麼多地方,我竟然從來沒有自己一人真真正正的體驗過一個城市。因緣際會地在Brisbane,被逼的放開膽,自己假裝知道路假裝不膽小的獨自亂走。走完了雖然還是很孬,但是起碼不再害怕一個人坐在餐廳吃飯。

 

 

圖說:一個人旅行的缺點就是,只能發狠拍風景,Brisbane河畔花開水流好閒適,盛開的五顏六色小花,讓終年混濁的河水都燦爛了起來。但我也想要跟這個風景合照欸

 

這個城市,或者說這個國家吧,意外的讓人culture shock很大。雖然一樣是個講英文的地方,但很強勁的口音殺的措手不及。光一句”Ma’am how you like your eggs?"就讓我蛤蛤蛤的問了三次才聽懂。對不起呀英文影集們。

 

其實這裏有點,不,是超級,無聊啊。週一到週四,城市裡過七點就空城,所有商店五點就開始下鐵門。好奇的問我的好同事大家都去做什麼了呢?"不然就回家蓋房子,不然就運動囉“,這是我同事的回答。也是,Brisbane實在不是一個很多夜生活的地方,再加上天氣實在很好,一個一月份也是每天27度乾乾爽爽陽光普照的氣氛,誰能不每天慢跑?!我在Brisbane的一個多星期,飯店下面長長的碼頭步道天天都是人穿著短褲在跑,甚至在有一天的傍晚,正當我和另一個同事拎著一杯白酒小酌的同時.....”Hey guys!!!"一個澳洲同事忽然滿身大汗的出現身邊,原來她天天也會在碼頭邊慢跑,跑完就順便在邊上的酒吧喝一杯順便當作運動後的“補充水分”。週間的酒吧裡,滿滿的不然就是像我一樣西裝畢挺很做作喝酒的商業人士,也就是還身穿著sports bra跟球鞋短褲的人們。這個城市的人們,除了laid back以外我找不出形容詞,而我是住過美國中西部鄉下的呀。

 

週五又是個不一樣的情景了。河邊的餐廳跟酒吧裡滿滿的坐了一桌又一桌只能用Hipster來形容的男孩,以及成群穿著超級貼身洋裝,60%做過整形手術的女孩。我在到澳洲的第二天開始就被這個城市有多少整形女人嚇到。可能是太愛戶外活動?這裏的女孩如果在30歲還是百分之百純天然的話,每一個都是雀斑滿身,最可怕的是宛如八十老嫗的胸前皮膚 — 又垂又皺!真是一個只能看年輕女孩的城市,每個都曬成美麗的淺銅色配上一雙好清澈的藍眼睛,漂亮的讓人離不開視線。我孬,等了一個禮拜還是不敢偷偷側拍穿著大低胸迷你裙,兩唇玻尿酸都要漏了的澳洲女人。

 

 

圖說:到最後也只偷拍到一張在路上逛街的亞洲遊客。重點在為什麼會有人穿著旗袍沒事大白天的亂跑?!

 

我從來沒見過一個更喜歡戶外及陽光的城市,在Brisbane River旁甚至有一個人工的大沙灘,以供沒時間開車三十分鐘去黃金海岸的人們開心曝曬自己,比比賽誰可以更快得皮膚癌。但是,看來輕輕脆脆的藍天,卻有著好扎人,比電視名嘴還要毒辣的陽光。澳洲的太陽好放肆地,每一分一秒都彷彿離了水的魚一樣很失控的吸乾每個人體內的水分。去過北美地區的人都知道這種感受,但相信我,我從來沒有這麼想要衝進一間便利商店裡買防曬,全身的皮膚每一秒都在尖叫!

 

 

圖說:Brisbane River上的陽光,六點鐘就曬得讓人想大吼 ”可以讓我賴一下床嗎?!“

 

沒有吃袋鼠肉,也沒去看無尾熊,我可能沒經歷到一般遊客心目中的Brisbane?但我扎扎實實地愛上那個好新鮮的Oyster啊!某天晚上我們一群人坐在一間非常Fusion的餐廳裡吃飯,在那個垂滿藤蔓的戶外座位上,小腹微凸的服務生問了:Creamy? or Bouncy? 頭一次聽到生蠔被這麼形容著,大笑一陣卻又覺得實在是太到點!Brisbane的生蠔沒有台灣的個頭大,卻個個精彩。不管是偏向綿密口感的,亦或是略略充滿海水清爽Q彈的,在嘴裡都像是一連串的驚嘆號。

 

 

圖說:澳洲的生蠔個個都有自己的個性,Creamy...Juicy...Dochi?

 

沒有太多事好做的Brisbane,我可能不會再回去。畢竟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更精彩的城市。但是那些躲在巷弄裡,服務生滿身刺青的文青咖啡廳,以及河邊戴著墨鏡喝著Chardonney不顧膽固醇大吃海鮮的人們,卻是讓我好生想念。這是一個讓人只想趕快退休,享受人生的地方。墨鏡葛格,咱們哪天想隱居山林的時候,來去移民Brisbane吧!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