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3日,曾經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約翰奈許(John Nash)和妻子在紐澤西因車禍離世,曾在74屆奧斯卡金像獎上大放異彩的傳記電影《美麗境界》中的影像便一點一滴的回到腦海中。美麗境界正是描述這位傳奇數學家從研究生時期開始,對抗精神疾病,直到榮獲諾貝爾獎殊榮的的過程。而飾演奈許博士的演員是以電影《神鬼戰士》廣為人知的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驍勇善戰的神鬼戰士在這部電影中搖身一變,成為遠離人群的不世出天才,從粗野的打鬥轉換成細膩的演技跌破眾人眼鏡(還有墨鏡XD)。美麗境界中沒有大起大落的驚濤駭浪,事實上,連唯一稍微讓人感受到危急氛圍的一場飛車追逐,也因為背景的抒情配樂消磨了不少緊張感。美麗境界宛如一片遼闊的湖泊,平靜、沉穩,卻是混濁漆黑、深不見底。羅素克洛將天才數學家偏執、失落、崩潰的一舉一動演繹的絲絲入扣,榮獲該年金球獎最佳電影男主角實至名歸。

 

約翰 奈許在普林斯頓大學擔任研究生時便已經是同儕眼中的怪咖,他不愛課堂上的制式教學,只想鑽研自己的創新理論。在他的眼中,即便是陽光透過玻璃杯折射出來的光線軌道、領帶上的幾何圖形、甚至是鴿子群在地面上的跳動軌跡,都是能夠計算出來的一道方程式。約翰不善言辭,在他周遭的聲音往往只有在玻璃窗振筆疾書計算公式的刷刷聲,雖然不被同儕所理解,但好動的浪子室友查爾斯始終不離不棄的在約翰身旁給予他鼓勵。

 

 

圖片說明:約翰眼中只有幾何圖形

 

然而一心渴望進入麻省理工學院惠勒研究室大展身手的約翰,卻始終無法突破自己腦海中原創理論。一幕,約翰前往一間校園餐廳,尋求指導教授替他美言引薦進入惠勒的機會,看到裡面一名已功成名就的老教授,收到一支支擺在桌上由眾人送上的名貴鋼筆,象徵著對該人物最高的敬意。現階段無法達成目標的約翰倍感壓力,在房間裡自暴自棄的隔著窗戶喃喃自語,額頭敲擊著玻璃,撞出滿頭鮮血。在查爾斯的一句:「面對著牆壁是找不到答案的。」,兩個人將原木製的厚實書桌一同推出窗外砸個粉碎後,約翰才彷彿壓力獲得了釋放而冷靜下來。不久,約翰在酒吧中,一位偶然到來的金髮美女為約翰帶來了新理論的契機,眾人追求金髮美女的意圖給約翰莫大的靈感。之後約翰埋首於研究,書桌上鋪滿寫著密密麻麻計算式的紙張,此時書桌前窗外的季節景色不斷變換,從飄雪的嚴冬到嫩綠的長春藤爬上宿舍牆壁,約翰始終沒離開桌子,不知經過多少時間,足以推翻150年來經濟理論的奈許均衡理論就此誕生,也順利讓約翰進入了夢寐以求的惠勒實驗室。研究所的同伴們,包含向來瞧不起約翰的優秀研究生漢森也舉杯祝賀,一笑泯恩仇,查爾斯則在酒吧門口手舞足蹈,這是約翰最感光榮的一刻。

 

 

圖片說明:奈許均衡理論誕生前

 

五年後,約翰已經是惠勒研究室裡的領導人物,和兩位普林斯頓大學的同袍一同在此進行研究。美國政府也得不時借重約翰卓越的頭腦,為他們解出複雜的電報密碼。約翰盯著牆上數個巨大螢幕上滿滿的數字,旁若無人、專心致志的陷入解碼的世界,背後的人事物來來去去,不知經過多久,其中特定的幾組號碼在約翰的眼裡開始發光,密碼的解答就這樣浮現出來。雖然約翰想進一步參與政府的行動,美國政府卻不欲讓他接觸更多機密。約翰離開時,瞥見一位戴著黑色紳士帽的黑衣男子在二樓隔著窗戶看著他,但無人告知約翰這名男子的身份。

 

 

圖片說明:解碼對約翰而言易如反掌

 

約翰悻悻然回到研究室,雖然無奈,仍舊得為了生計勉強接下不喜歡的教授工作。在課堂上,約翰認識了美麗的女學生艾莉莎,積極主動的艾莉莎讓約翰印象深刻。同時,在為政府做解碼工作時看到的黑衣男子找上了約翰,男子自稱威廉帕契,是政府機密高層人員,他對約翰宣稱蘇聯預計在美國投下原子彈,他們聯繫的方式就是靠報章雜誌內特定的文字作為密碼,而天生的解碼天才-約翰,就是威廉相中的人才。急於展現才能的約翰於是接下這個任務,讓威廉在自己的左手臂植入需要照射特殊光線才會顯現,而且顯現出的數字會定期變更的真空管,往後只要在書報中破解出密碼,便彙集成文件,並且將文件投入一間需要約翰手臂中的密碼才能開啟的秘密宅邸的郵筒中。

 

 

圖片說明:電影中色彩最鮮明的一幕

 

此後約翰便開始了繁雜的解碼工作,無數的報紙和雜誌散落在辦公室的桌面、地面、甚至是牆面,在約翰的眼中,文章的頁面輪流不斷的發光,文字也一個一個浮現出來,構成的線條形狀像是霓虹燈一樣的閃爍,也像是連成星座軌道的星空。

在解碼進行途中,艾莉莎主動找上約翰,邀他共進晚餐,艾莉莎穿著鮮豔的桃紅色洋裝,有別於本電影的灰褐色調,嬌嫩欲滴,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約翰也就順勢帶著艾莉莎出席州長的官宴。晚宴上,記者要求拍攝州長與約翰的合照,貼心的艾莉莎主動上前為約翰拉整衣著,並在約翰西裝外套的胸前放入自己的手帕。晚餐後,兩人漫步在中庭,滿天的星斗增添了浪漫的氣氛,約翰握著艾莉莎的手,利用星星描繪出各種艾莉莎想到的事物,愛意漸濃。

 

 

圖片說明:約翰牽起艾莉莎的手在天空劃出軌跡

 

熱戀之餘,室友查爾斯帶著因車禍失去父母的姪女瑪西出現在約翰面前,好友許久未見,友誼仍不減當年,約翰趁此時告知查爾斯和艾莉莎的感情,查爾斯則鼓勵約翰向艾莉莎求婚。接著就在一頓約翰忘我解密而遲到的晚餐中,艾莉莎面無表情且不發一語,約翰戰戰兢兢的拿出為艾莉莎準備的禮物-一顆手掌大的水晶球,水晶球透過燭光迸發出炫目的色彩,約翰順勢和艾莉莎求婚,於是兩人終於修成正果,步入了禮堂。只是坐上禮車前,約翰看見了不遠處坐在車子裡,面色凝重的威廉,似乎在指責他下了錯誤的決定。

 

而後,在一次交付解碼文件的路途中,正要離開的約翰被急促的威廉叫上車,緊接著便突然展開了一段飛車追逐槍戰,威廉邊開車邊不時朝著後座開槍,連續放倒了副駕駛座上的人與駕駛者之後,追逐的車輛衝出碼頭沉入了海中。飽受驚嚇的威廉回到家中,面對妻子的關心不發一語,將自己關在房間,開始疑神疑鬼,任何身穿黑衣的人或是黑色的房車都讓約翰宛若驚弓之鳥。此時艾莉莎已經懷有身孕,有意放棄解碼機密認為的約會卻被威廉警告,如果這時抽手政府便不再保障他的安危,讓約翰陷入了近乎歇斯底里的煩躁。

 

在約翰首場哈佛大學的演講上,查爾斯帶著瑪西前來捧場。演講途中,幾個戴著紳士帽的黑衣人進入會場,約翰見狀,不顧演講到一半便急著逃離此地。逃到門口時,一位自稱羅森的醫生出現在約翰面前,約翰滿心認為是自己的身份暴露,蘇聯要來將他帶走,在一陣徒勞無功的抵抗之後,約翰還是被制服在地面,同時注射了鎮靜劑,查爾斯抱著瑪西一臉驚恐的樣子成了約翰昏迷前最後的畫面。

 

清醒後,羅森醫生告訴約翰,自己是一位精神科醫生,而他目前正在一間精神病院,約翰試圖逃離,卻發現手腳都被束縛在椅子上,而查爾斯滿臉悲傷的坐在房間角落。約翰憤怒的對他喊叫,認定查爾斯是埋伏在他身邊的俄國間諜。但令約翰更難以置信的是,羅森醫生表示房間內並沒有其他人,約翰是罹患了精神分裂症。查爾斯、瑪西、還有威廉都是只有約翰看得到的幻想人物。

 

 

圖片說明:約翰生命中的三個非真實人物

 

艾莉莎得知丈夫的病情,一開始也是半信半疑,但羅森醫生要艾莉莎去了解約翰所謂機密任務的內容。艾莉莎來到約翰的辦公室,看到裡面的牆面上張貼著滿滿的雜誌頁面,上面寫滿各種記號,而約翰投遞文件的宅邸則是一棟廢棄的空屋,郵筒裡面裝著從未被拆封過的「機密文件」。

 

艾莉莎回到醫院會面約翰,告訴他患病的真相,約翰無法接受曾經的好友以及被賦予的任務都不存在的事實,甚至試圖挖出左手臂中曾經被植入的真空管,但挖出的只有自己的血肉,鮮血濺滿了約翰身上的病人服,對約翰來說卻有著更痛的傷口。漢森醫生對艾莉莎說:「精神分裂症最大的痛苦是分不清是真還是假。那些人、事以及讓你最珍惜的時刻,並沒有消失,也沒有死去,更糟糕的是,他們都不是真的。」在無奈之下,約翰只能反覆進行漫長的療程,將手腳綁縛在手術台上,嘴巴中塞著棉紗棒防止咬到舌頭,以電療的方式一次一次在手術台上劇烈的顫抖著。

 

 

圖片說明:漫長的電療之路

 

數個月後,約翰結束治療在家休養,一切看似穩定,但還是得定時吃藥來控制,然而藥物的副作用除了限制他的思考,迫使他暫停所有學術研究,同時也影響了他的生理狀況,無法再給予妻子生理上的滿足,艾莉莎只能在半夜靠著喝冰水來冷卻慾望,然後崩潰的將杯子砸毀鏡子,尖叫痛哭,約翰側躺在床上,無能為力的神情表露無遺。為了重拾失去的人生,約翰偷偷的停止服藥,偽裝自己一切正常,殊不知腦海中的威廉再度侵蝕他的生活,現身在約翰的面前,迷惑他利用附近的小木屋繼續進行機密任務。渾然不覺的艾莉莎在某一個暴風雨來臨之日,似乎心有所感的找到這間小木屋,裡頭和當時約翰的辦公室內的場景完全相同,寫滿解密訊息的文件張貼在小木屋內所有能貼的空隙。艾莉莎驚恐的奔回家,暴雨將艾莉莎淋的濕透。回到家中,舊疾復發的約翰邊急著關上窗戶邊要艾莉莎不用擔心,兒子有查爾斯看顧,而實際上待在浴缸中的嬰兒只差幾毫升便會被水給淹沒。艾莉莎抱起小孩,衝往樓下打算撥電話給羅森醫生求救,幻影的威廉對約翰表示要槍殺艾莉莎來滅口,約翰一個箭步上前想制止,推倒的卻是艾莉莎,艾莉莎絕望的逃出家門打算開車離開,而威廉幻影不斷的蠱惑約翰對艾莉莎下,查爾斯、瑪西也在一旁推波助瀾。已經分不清真假的約翰陷入幻覺的回憶中,瑪西的影像回溯在約翰的記憶裡。就在艾莉莎發動車子準備離開時,約翰及時攔住了她,告訴她自己終於明白,這些人並不存在,因為瑪西一直都沒有長大。

 

 

圖片說明:牆上貼滿用來解碼報章雜誌

 

約翰懇求艾莉莎讓自己留在家中調養,覺得依靠自己的頭腦一定能夠計算出排除這些幻覺的方法。羅森醫生告誡他,幻覺的來源就是他的頭腦,只要約翰繼續運用他的數學天份,這些幻影就不會消失。在艾莉莎的建議之下,約翰回到了普林斯頓大學,艾莉莎認為在熟悉的地方適當的接觸人群或許有助於疾病的療養。當初的死對頭漢森如今已經是大學的系主任,看到昔日的老同學如今飛黃騰達,約翰相形之下更顯落魄,約翰只請漢森在圖書館中為他留一個角落,讓他能夠待在那裡進行自己的研究。對話期間,查爾斯不時的在約翰耳邊插話,漢森看約翰對著空氣揮舞趕人的動作,也了解到約翰病情的嚴重性。然而,雖然回到了自己的母校,虛構的幻影卻一點也沒有減少,威廉在他的周圍不停的叫囂,約翰只能無助的對空氣大叫:「你是假的!你不存在!」,引來師生們的圍觀。就在約翰懷疑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都是徒勞無功時,艾莉莎握著約翰的雙手,分別兩人的心口上,告訴他,能夠讓他從夢裡清醒東西,也許並不在頭腦中,而是在心裡,約翰的心跳是真的,艾莉莎的心跳也是真的,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對方,感受當下的真實。

 

 

圖片說明:約翰藉由心跳感受艾莉莎的存在

 

之後約翰依舊在校園內活動,幻覺也依舊沒有消失,只是約翰不再與幻覺對話,不再回應幻覺的任何舉動。過了數年,約翰持續在圖書館裡做自己的理論探究,圖書館上的窗戶寫滿了數學算式,形成另類的壁畫。也開始有學生找上這位傳奇的數學家,討論學術問題。漸漸的,圖書館似乎變成了一間小型課堂,於是漢森邀請約翰擔任授課的講師。

 

 

圖片說明:圖書館上的玻璃窗就是約翰的寫字黑板

 

幾年後,約翰成為普林斯頓大學聲譽卓著的教授。某一天,一位老先生來到約翰的課堂外,約翰向一旁的女學生再三確認這名老者不是幻影後,才娓娓讓對方道出他的來意。而這名人士正是來告知約翰,他獲選為本年諾貝爾獎得主一事。兩人邊談邊走進當年約翰和指導教授談話的餐廳,熟悉又陌生的場景恍若隔世,這時有人來到約翰的桌前獻上了一隻鋼筆,恭喜他榮獲諾貝爾獎的殊榮,接二連三的,送上鋼筆的人越來越多,當年渴求的榮耀終於歸給了約翰 奈許博士。

 

 

圖片說明:眾人為奈許博士獻上代表崇高地位的鋼筆

 

領獎當天,約翰發表了一番動人的感言,將所有榮耀歸給不離不棄的、對自己始終信任的妻子,艾莉莎在台下熱淚盈眶。語畢,約翰從胸前的口袋取出並親吻了當年艾莉莎送給他的手帕,全場掌聲雷動,電影也在此進入尾聲。

 

 

圖片說明:奈許博士親吻艾莉莎的手帕

 

電影的最後,即便奈許博士拿到光榮的諾貝爾獎,但查爾斯、瑪西和威廉的幻影仍舊沒有消失,只是他學會了和這些幻影共處的方法。仔細想想,查爾斯在約翰的理論研究碰到瓶頸時出現;威廉在約翰渴望大展鴻圖時出現;瑪西在約翰初遇艾莉莎時出現,或許都各自代表著約翰在當下想要填補自己無法滿足的欲望。不論如何,電影雖然結束了,實際上奈許博士的人生仍然在持續。只是到今年,奈許夫婦同時魂斷一場交通意外,為這部電影寫下真正的結局,讓人感慨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不勝唏噓。

 

 

圖片說明:不曾消失的三位幻覺角色

 

另外,雖然在文章中仍然以十幾年前的舊稱來講述精神分裂症這種疾病,實際上該疾病已被正名為「思覺失調症」這個更為貼切且避免污名化的稱呼。思覺失調症和其他身心障礙別一樣,都是需要關懷、需要協助、更需要被同理的疾病,盼望每種障別的人士皆能平等的被看待。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