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巴黎的第一天,還記得我和墨鏡哥在線上聊天,墨鏡哥說了一句:「用聽的方式聽博物館,應該很有趣吧,好期待喔!」殊不知,這句話就這樣像Taylor Swift的歌一樣卡在腦海裡無限輪迴跑馬燈。穿梭在不同美術館大大小小展廳間,我心心念念的都是這句話。回來之後反反覆覆好幾次,最終選擇了講個梗概就好。因為真要說,大概能說出一本書吧。我選擇分享被各風各派精彩傑作包圍時,那一身的雞皮疙瘩。


羅浮宮裡,每個館都以不同風格的室內空間去襯托展出作品。沒親身看,很難體會置身畫作其中的「排山倒海而來」之感。數以千萬計的作品,不僅每一幅都比想像巨大,而且現場看都是活的。往左看:拿破崙挺著雖短但英氣十足的小小身軀,騎馬帶領大軍翻山越嶺,驕傲的睨視。往右瞧:聰穎秀麗、可稱為史上第一情婦的龐畢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嘴角微揚、好整以暇的翻看書卷,翹著的腳輕輕為背景裡的弦樂打拍子。這不只是彷彿聞到新鮮油彩氣味的活,而是一次打開了電視所有頻道那樣吵雜熱鬧的活動感。所有感官都充滿、腦裡心裡都忙得富足的活。人人都為了蒙娜麗莎而去羅浮宮,但出來之後對於那個千古美女記得的卻少之又少,也是這個原因。

 

大批的人潮,興奮地圍著蒙娜麗莎有志一同的猛拍,我也很興奮的對著這萬人齊拍的奇景拍。蒙娜麗莎?比不上眼前發光的各色臉孔!

 

拿破崙三世公寓佔據羅浮宮小小的一角,卻為富麗堂皇之極致,奢華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數以百計的博物館點綴每一個石板路的角落,大小藝術家只要是稍稍在歷史上有一個角落的,都能榮幸地在這個城市被陳列觀賞。尤其是印象派,全世界的相關畫作都被放到巴黎這個籃子裡了。梵谷(Van Gough)的畫充滿翻動感。每個筆觸都紮實有力,線條聲嘶力竭的飛轉舞動。和他的畫作在一起待久了,會有一種連看三場高潮迭起的劇情片完的心理疲累。莫內(Monet)的畫總能人讓感到輕風拂面的浮動,像是站在清晨的山腰裡,呼吸著空氣裡尚未散盡的微濕水氣;像是把臉埋在大批大批的薄紗裡,讓那個精緻又帶點粗糙的觸感流動在眼耳之間。而雷諾瓦(Renoir)則不只清風吹動,更是霧氣散盡後的花香滿溢,隨時能路邊咖啡廳拉著大蓬裙就翻飛起來的翩翩舞動。滴滴答答跳動的皮薩羅(Pissarro)、原住民大口喝酒吃肉、鼓聲咚咚的塞尚(Cezzane),還有適合配著略澀紅酒一起欣賞的德加(Degas)的芭蕾舞者。數不盡的博物館裡展示著看不完的大師結晶,「印象派大轟炸」應該是最貼切的形容吧。

在奧塞美術館泡了大半天之後,我們終於達到了自身藝術涵養的極限。墨鏡哥看過哈利波特吧?鄧不利多問過哈利,有沒有過那種腦海裡塞滿太多念頭,所以得要用魔杖一絲一絲抽取出來才有辦法釐清思路?我懂。逃出過度擁擠的巴黎文藝世界,我們好慶幸隔天是要去聖米歇爾山(Mont Saint Michel)。

 

奧塞美術館五樓四人高的鏤空大鐘,是藝術、是風景,也是遠望蒙馬特山丘美麗風景的圓窗

 

二次大戰後由火車站改建的美術館裡,人群熙熙攘攘的交錯來往,陽光照亮了空氣中充滿興奮情緒的懸浮粒子。鈴聲響起,彷彿下一秒火車就會吐出大把蒸氣駛出車站。

其實我們來來回回的掙扎不下三十回究竟要不要去這個離巴黎四五個小時車程的小島。車程遠不算,還得是當天來回。只能有四個小時在一個景點的走馬看花,實在很違背我們慢玩的原則啊。但最後我被朋友丟來的一篇文章給說服了。「海上聖山」,那位作者是這麼總結他的感想。光這四個字,我開始對這個大石堆產生無限虛無縹緲的美麗幻想。聖米歇爾山周長不過九百米,是豎立在無盡沙岸之中的一座花崗岩石丘島,白天為流沙包圍,傍晚時大西洋海水捲進,淹過四周的沼澤與灰色的濕沙灘,無盡汪洋水氣中只見尖尖突出的小島,無限虛無縹緲。我們到時不幸碰上少見的強風,風大到每走一步都覺得自己是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裡跟著房子一起要被龍捲風刮上天的小狗多多,但這完全也阻止不了我們手忙腳亂手舞足蹈的讚賞聖米歇爾山。沿著唯一一條通向小島的陸橋走近,冷顫之外更止不住地一陣又一陣脊背發麻。不是因為冷,而是這地方魔幻的不像是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一樣。沿山高高低低而起的是教堂、修道院及自給自足的小村莊,修道院有個很傳奇性的起源。八世紀時主教奧伯特(Aubert)有天作夢,夢到大天使長米歇爾揭示這座小島的存在,並指示主教以此建造修行之處。島上修道院在接下來幾百年間,見證無數歷史,一度還被作為堡壘及監獄。

拾階而上或下的繞著島走,越發覺得圓桌武士就該是在此地發生。走在拱門下的是身穿全副盔甲、金屬鏈條隨著步伐發出嘩啦嘩啦聲響的騎士;修道院陰涼神秘的地下室,粗厚圓柱與跳動燭光之間是梅林攪拌著大釜裡的魔藥。但令人神移目眩的真的會迷失其中的,是修道院裡的寺院(Cloister)。長方形的修行庭園,四條方正的迴廊、卡農旋律般重複齊整排列的廊柱,牆緣、柱端樸實優美的中古世紀風格浮雕。一圈一圈的順著迴廊走,偶而往窗外眺望無盡無痕的沼澤沙灘,心底不由散發的工正寧靜,讓人不住暗自想像自己是靜修的修士僧侶一員。

 

無盡的淺灘中孤立的石島和修道院。達文西密碼裡的白子修士如果是在這裡修行,肯定平和的一點紛擾也不想惹吧。

 

法國不同時代個性千奇百怪的王與后們絕對值得花時間好好了解,尤其是建造出凡爾賽宮的路易十四。處女座的路易十四,不僅比女孩們還愛美,更是百分之百這個星座的龜毛與心靈潔癖。青少年時期,路易十四目睹巴黎城中的暴動,心理深受影響,極度痛恨巴黎的混亂。自此以後,或是藏在凡爾賽宮中、或是四處遠征,但絕對也不踏進市裡一步。所謂的心靈潔癖由此可見一斑。

你我最熟知關於路易十四的,大概是他的名言:「朕即國家」,還有他「太陽王」的稱號。如果由心理醫生來診斷,這個執政長達72年的國王,肯定是極度自戀、自我膨脹、自卑導致自大,集偏差人格之大成的教科書範例吧。在十七世紀中的法國樹下絕對君主制的年輕國王,以各種方式將權力從各級領主貴族中收回,建構起以自己為至高無上中心點,舉國上下都崇拜他、以他為世界中心旋轉的運作模式。路易十四喜歡佳釀美饌,法國美食與釀酒業從此蒸蒸日上,到達今日無法取代的頂尖位置;他愛美卻又超級痛恨洗澡,而開啟了香水業發展並間接提升了「香鼻子」在整個歐洲的社會地位。令全世界女人又愛又恨的高跟鞋是怎麼成為美麗象徵的?路易十四誰都不愛,最愛的就是自己的小腿肚。在凡爾賽宮裡大大小小的肖像,大半以上都能看得到他身穿緊身褲、白褲襪,盡情展現他的腿部線條,而還有什麼比高跟鞋更能展示這個「傲人之處」呢。從此,不只是法國,整個歐洲的男女貴族都一起瘋迷高跟鞋,尤其尊崇這個國王鍾愛的紅色高跟鞋為潮流之代表。踱步在凡爾賽宮裡舉世聞名鏡宮裡,大片大片精緻的金花邊鏡子前,我瞄著遊人們穿梭的身影,想著當年路易十四除了自己的倒影,有沒有在鏡中看到過其他風景?

 

筆直剪裁的樹們切割了天空,枯枝強勁的攀住天際,嵌入天空深處

 

隨手捻來的路易十四浮雕,就能看到他對自己的小腿有多驕傲!

在巴黎的第三天,自己參加了一個免費的城市導覽團。原本還很猶豫,外面天氣這麼冷,何苦硬逼自己?

但這短短的三小時,卻成為我在巴黎最好的時光之一。情感充沛的Paul,從傷兵院到亞歷山大橋,每一個景點他都會有說不完的故事。時速兩百的說話速度配合不時大幅擺動的肢體語言,口沫橫飛地講述英軍攔截了拿破崙寫給約瑟芬的情書,拿來大作文章的軼聞。杜樂麗花園外,Paul告訴我他每天要做兩到三個導覽團,每週六天無論晴雨都全年無休。我問他,憑他的專業大可以有更好的工作,為什麼要這麼辛苦?Paul大笑,摟著身旁安靜的攝影師妻子說:「因為我們對巴黎有傾倒不完的愛與熱情,愛到一定要盡可能的跟更多更多的人分享,不然心裡很難受啊!」

我懂Paul對巴黎的愛。在巴黎的每天,我在Bon Iver版本的Skinny Love中醒來;在看著拿破崙三世佔地不到一百坪,卻有21個豪華巨大的水晶大吊燈的”公寓“裡和朋友偷唱著Chandelier。123 123 Drink,從來也只能唱完這句就笑的前仰後合。在經過每一段綠水每一間在轉角的咖啡廳時腦袋裡就會插播艾蜜莉的異想世界(Emile from Montmatre)的主題曲;在寒風中淋著雨走在石板路科噠科噠的窄窄巷弄裡腦袋不間斷播放<Baby it’s cold outside>。巴黎之所以是海明威筆下的流動的饗宴,是因為不管來自什麼文化背景,喜歡建築、購物、美食還是藝術,巴黎都有辦法勾住你心裡的某一根弦,心神從此為之盪漾。

 

連結:忍不住錄下了保羅說故事,點進下面連結,就可以聽到他在告訴我們路易十四多愛自己小腿的有趣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shheMyS9yQ


附錄:Paul分享的故事裡,巴黎千奇百怪的騙術很是精彩。但怎麼寫也順不進正文中。特別在最後分享給墨鏡哥你!

巴黎的騙術無限多,年年翻新年年都有驚喜。分享這幾年最火紅最「經典」的兩個:
金戒指:在路上會有個陌生人,拿著一只金戒指來問你是不是你掉的。這時候你當然會說不是。到了謝走開來的陌生人,會在走開幾步路後又折回來,告訴你:「這隻戒指算是我們一起撿到的!但我沒時間去找到失主或變賣,所以這隻你收下吧。但是你願不願意給我現金,算是我的份?」聽起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但是成功率還不低!甚至有些知曉騙術內情的遊客,以被金戒指騙子騙為終極目的,四處尋找他們的蹤跡。Paul有一個澳洲旅客,一個禮拜「蒐集」到五個戒指!
時尚騙子:巴黎身為時尚重鎮,整年到頭服裝秀不斷,也意外地養出一批以此為名的騙子。穿著整潔的中年男子會告訴你,他來巴黎辦時裝展,辦完要回去了但剩下大批的Sample,請問你願不願意以低價購入?甚至有的還會開一台車,現場展示給你看他的「時裝秀展品」。我非常幸運的在超市外碰到了這個騙術!百般無聊的在門外等朋友,一名穿著高級大衣的男人走過來問我:「請問你也是來巴黎看時裝秀的嗎?」我心裡大喜,忙不迭地一邊搭話一邊找手機想錄下這段對話。可惜來不及,真是好生遺憾。[完]

 

想聽更多巴黎?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alex-wang/聽旅行-巴黎之一/10152969571855318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alex-wang/聽旅行-巴黎之二/10153045216365318

或是追蹤墨鏡哥: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russkantw?fref=ts
Blog - 
http://anry.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