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墨鏡哥一同聽電影時,請先讓您的視覺暫歇。閉上眼睛,感受墨鏡哥從電影裡聽到了什麼樣的訊息,讓聽覺來主導您的視野。準備好了嗎?那麼,就讓我們來聽聽這次的電影吧!

 

「營業時間是午夜十二點到早上七點左右,人稱『深夜食堂』。你們問有沒有客人?不僅有,還不少呢!」

 

這句話是深夜食堂老闆的固定開場口白,老闆沒有姓名,也不會有人特意去探究,久而久之客人都以マスター(Master、老闆之意)來稱呼他。店裡張貼的菜單只有豬肉味噌湯定食和啤酒、燒酒。但只要隨意點菜,老闆有材料、會調理,都能為客人出菜。深夜食堂的常客不少,有時候來品嚐的不僅僅是各式各樣簡單的料理,而是各式各樣的人生體驗。深夜的食客總是讓人感覺比光天化日時多了幾分故事性,彷彿一走進店門口就能忘卻現實生活中的自己,和在白天時完全不認識的陌生同桌人,以第三人稱的角度暢談自己的喜怒哀樂。深夜食堂來者不拒,老闆也不會過問任何閒雜事。只會點上一根香煙,默默做著客人的指定菜色,讓來來往往的過客在深夜食堂中留下屬於他們的故事。這天,一個客人在店內發現了一袋不知誰遺忘在此的不知名骨灰罈,沒有任何遺留下來的線索可以得知骨灰罈的主人來自何方。將重要的骨灰罈送到警局似乎有失尊敬,迫於無奈之下,老闆暫時將骨灰罈安置在店面二樓的小憩間。今晚,又會有誰來到這間「深夜食堂」呢?



拿坡里義大利麵

 

玉子小姐有氣無力的坐在深夜食堂內,即使店內僅有一兩個好聽八卦的歐吉桑,她還是旁若無人、自顧自的喃喃抱怨著。身為某間大公司社長的情婦,在金主突然的過世之後,遺書上沒有任何一個字提到玉子,也沒被分配到任何財產,讓玉子小姐姣好的面貌蒙上深深的憂愁。當然,後者才是真正讓她感到難過的原因。老闆沒有做出任何評論,只是低著頭默默的做著料理。將義大利麵、香腸,淋上番茄醬一同拌炒至麵條軟化入味。接著打上一碗蛋花,將之平均澆在預熱好的方形平底煎鍋內,煎出一張半熟的鬆軟蛋皮。最後把炒好的義大利麵鋪在蛋皮上,一份拿坡里義大利麵就完成了!老闆在玉子小姐面前端上這盤香味四溢的義大利麵,兒時的記憶勾動著玉子小姐的味蕾。小時候家境並不富裕的玉子,每當有值得慶祝的時刻,父母便會帶她吃一盤以當時來說相當時髦的拿坡里義大利麵,對玉子來說那是孩提時代最令人高興的回憶。玉子小姐津津有味的吃著義大利麵,發出讚賞的吸允麵條聲,那次之後拿坡里義大利麵就成為玉子小姐的必點菜色了。

 

戴著眼鏡,長相斯文,稍嫌瘦弱的上班族始,在食堂裡聽著玉子小姐邊吃不算高級的拿坡里義大利麵、邊抱怨新的男友不夠慷慨,只帶她去吃便宜的拉麵,覺得矛盾的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奇怪的是玉子小姐非但沒感到被冒犯,反而將義大利麵分一半給了始。兩個人吃著一盤麵,始忍不住用食指抹下沾在玉子小姐臉上的麵條放入自己口中,氣氛變得異常親暱。此後兩人總是親密的同進同出、共享著一盤拿坡里義大利麵,談論往後共同生活的新家該如何佈置。連一旁八卦成性的常客們見狀都有些吃不消,而老闆只是旁觀著,一語不發。

 

好景不常,沒多久後落寞始單獨來到店裡。原來玉子小姐過世的社長前男友所遺留下來的遺書被社長夫人竄改過,玉子小姐其實是有繼承一筆為數不小的遺產。晉升為貴婦的玉子小姐立刻就甩掉身無分文的始,甚至為了讓他徹底死心而摔壞他珍視的房屋模型。又經過一段時日,久違的玉子小姐現身在深夜食堂。一進門便闊氣的表示自己最近發了一筆小財,要請店內所有客人吃飯,然而知道來龍去脈的常客們只有著不屑一顧的沉默。感受到自己不受歡迎的玉子小姐也不自討沒趣,只淡淡的說著原先她和始就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分開是為了彼此好,而她只是遵照自己的意願活著,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離去前玉子小姐轉頭問老闆,是不是一開始就明白她和始不適合。老闆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要她有空再來吃她最愛的拿坡里義大利麵。玉子小姐允諾後離去,走在聲色未眠的巷弄之間,繼續尋覓著下一個能夠供養她的金主,漫漫長夜才正要開始…。



經過數個月,無名的骨灰罈依舊沒有任何人前來認領。迫於無奈的老闆只能懷抱著些許罪惡感將骨灰罈送到警察局,不過…。

 

 

 

山藥飯

 

對於一間食堂老闆而言,製作料理最重要的手腕最近似乎罹患了肌腱炎,往往讓老闆痛到連菜刀也拿不穩。而無論如何都必須每天守著店面的老闆實在也抽不出治療復健的時間,只能盡力忍著疼痛,維持每晚的準時營業。這晚深夜食堂來了一個年輕女孩,背著幾乎和自己身體一樣大的後背包,渾身疑似數天沒有洗過澡的氣味,散發幾分落魄感。原先在店裡的客人也忍受不了而先行離開。老闆詢問女孩想點些什麼吃的,女孩猶豫了一會兒,叫了一份較為費工費時的山藥飯。不忍看到已經飢腸轆轆的女孩挨餓,老闆主動提議先為她準備幾道可即時享用的料理,女孩毫不猶豫的接受這項建議。看著女孩狼吞虎嚥的樣子,老闆不由得露出微笑。然而就在老闆端出熱騰騰的山藥飯時,空無一人的店內只剩下層層堆疊的空碗盤,女孩不知何時已偷偷的離去,不知去向。

 

年輕女孩吃霸王餐的傳聞在深夜食堂的常客間傳開,大家紛紛為老闆抱不平,認為趁著老闆手傷不方便時趁人之危太不應該,但老闆似乎沒有放在心上。 過沒幾天,女孩在白天未營業時再度出現在深夜食堂店門口,劈頭就是90度鞠躬的道歉,譴責自己白吃白喝的行為。女孩表示自己身上錢能夠付帳,但可以在店內工作抵債。老闆著實的感到苦惱,因為深夜食堂並沒有忙碌到需要一個跑堂。看著猶豫的老闆,女孩似乎想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一個箭步衝進廚房拿起菜刀,老闆也被嚇到忍不住退後三步。女孩二話不說拿著菜刀就開始研磨了起來,展現出門外漢不可能擁有的俐落手法。於是,為了減輕老闆手腕的負擔,同時也讓無家可歸的女孩有個落腳處,老闆就和這個名叫小滿的女孩約定好,在深夜食堂幫忙直到老闆的手腕傷痊癒。

 

老闆對於小滿的來歷和遭遇完全不過問,甚至讓小滿在還債期間暫時住在店面的樓上。木造房間、榻榻米和紙糊拉門呈現出傳統的日式風味,棉被枕頭也一應俱全,一旁的小木桌上供奉著不明的骨灰罈,但小滿不以為意。在房間內鋪好床後,看著手機上和奶奶的合照睡著了。之後小滿便在深夜食堂展開了新的生活,協助老闆採買、調理食材、招待客人,做出來的料理風味和老闆做的沒兩樣。連老闆的舊識,一位身穿和服、儀態高雅、身份是一間高級料亭老闆娘的客人也相當認可,對小滿的手藝很有興趣。小滿逐漸由最初的戰戰兢兢,端出料理時總是亦步亦趨、小心謹慎,到後來已經能夠自在的面對各種工作,更有自信。偶爾在開心激動時流露出來的可愛鄉音也逗得店裡的客人哈哈大笑。她利用一部分的工資,從推車攤販上買了一個聲音清脆響亮的風鈴掛在房間,讓樸實的深夜食堂增添了幾分風雅。

 

離別的時刻總是來得很突然,在一個骨科診所的客人提點下,老闆藉由整治脊椎,手腕的痛楚跟著消失,這也代表小滿和老闆約定的時間到了。小滿請老闆給她一個禮拜思考接下來的打算。一名叫做長谷川的客人在這時為了尋找小滿來到深夜食堂,長谷川是小滿過去家鄉的戀人,不僅花光了小滿的積蓄,還棄她而去。如今恬不知恥的現身的試圖挽回小滿,小滿當然無法接受。索性在深夜食堂常客們和經過巡警的協助下順利將長谷川驅離。同樣恰好在店內的料亭老闆娘順勢和小滿提出,要小滿在離開深夜食堂後到她的店內擔任廚師,小滿終於找到自己真正的去處。

 

離開深夜食堂的當天,小滿首次和老闆聊起自己的事。小時候的小滿為了安慰喪父的鄰居玩伴做了煎蛋,玩伴非常開心,而且鼓勵小滿以後也能夠繼續做菜給其他人吃,種下小滿想要開店當廚師的夢想。老闆微笑著聽完,沒有多做回應,只問小滿有沒有想吃的東西,他想做一道料理為小滿餞別。老闆在缽裡細細的磨著山藥泥,邊不時的混入高湯繼續研磨,接著將磨好的山藥泥放在用砂鍋燉煮好的白米飯上,一道簡單卻費工的山藥飯就完成了。這是小滿最想吃,也是當初點了卻沒有吃到的料理。最後老闆向小滿要了她買的風鈴,說已經習慣了店裡不時會有的風鈴聲,也能感覺小滿一直在這裡。今晚,風鈴也仍然在深夜食堂裡隨風發出清脆的鈴聲。



在小滿來到深夜食堂之前,或許是覺得將別人寄放的骨灰罈送到警察局太過冰冷,老闆還是將骨灰罈領回來祭拜,骨灰罈的主人遲早會前來尋找也說不定。

 

咖哩飯

 

明美和沙繪是導遊巴士公司的前輩與後輩關係,也都是深夜食堂的常客。兩個年輕女孩不僅人美,更是時常前往福島核災區撫慰存活下來的受災戶。不過當深夜食堂的常客們問道最近擔任志工的狀況時,明美和沙繪的表情頓時露出些不自然,看似有難言之隱。

 

一名來自福島、名叫謙三的男子千里迢迢來到東京,纏著沙繪要她幫忙找尋明美,明美卻始終避不見面。沙繪在深夜食堂煩惱的和老闆與幾個固定常客抱怨著。原來謙三是福島的災民,妻子在核災中過世,在明美的幫助和鼓勵下獲得重新出發的勇氣,也漸漸愛上明美。但唐突的告白卻讓明美無法接受,只能選擇逃避。如今謙三居然追到了東京來,讓夾在兩人中間的沙繪左右為難。一旁的謙三自顧自的露出戴在手上、略顯女孩子氣的手編幸運環,是明美送給他的禮物。只要手環戴到自然掉落就能夠實現願望,而謙三的願望就是能跟明美在一起。看到這樣的情況,私人感情事的問題常客們也幫不上忙,只能告訴沙繪勸明美現身說個明白,讓謙三早日打消念頭回去福島。

 

不知沙繪怎麼說動的,明美終究還是和謙三見了面。明美拿出自己親手剪斷的幸運手環,斬釘截鐵的告訴謙三,自己不可能和他發展出情侶的關係,要他回到福島好好重建自己的家園。謙三不肯接受,認為明美未來也許會再改變心意,明美只能無言的離去。被拒絕的謙三在街頭流浪著,邊喝著酒,醉倒在警察局。老闆聽聞後主動將謙三帶回食堂,做了一道家常料理要幫他醒酒。謙三吃了一口就察覺到,明美以往在福島做給災民們吃的咖哩就是跟老闆學的。老闆說著,之前明美提過曾經有一個災民打從心底的說她做的咖哩很美味,大概就是在說謙三的事。

 

明美在和朋友的聚會,酒過三巡後,不知怎麼的來到謙三下榻的旅館。趁著酒意將心底話一股腦兒的倒在謙三身上。責怪他利用災民的身份不斷糾纏,一點也不體諒她的心情。最後喃喃說著如果能夠回到志工和災民的關係就好了,趴在桌上沉沉睡去。謙三坐在床沿看著熟睡的明美,面色凝重。隔天,明美醒來後,謙三已經不見蹤影。而映入明美眼廉的是放在桌上,兩條被剪斷幸運手環。

 

酒醒後的明美來到尚未營業的深夜食堂,對老闆說著自己的真心話。曾經和已婚上司交往,後來又被甩的明美,當初會擔任福島受災戶的志工並不是因為熱心,只是為了逃避。接受善良熱情災民們的謝意也是貪戀被人尊敬的虛榮,自己其實就是個自私的人,因此謙三的追求才讓明美感到害怕和退縮。老闆點著香煙、聽著明美的自白,只緩緩的說道,謙三應該也明白明美的心情吧。

 

凌晨時,謙三在食堂裡喝著悶酒,一旁的常客們搞不清他和明美的狀況,竊竊私語的討論著。一位客人此時受老闆之託把二樓的無名骨灰罈捧到店內,老闆決定將骨灰罈送到寺廟裡供奉,因此讓祂在店裡和大夥共享最後一頓晚餐。沒想到微醺的謙三鬧著酒瘋,衝動的將骨灰罈的蓋子打了開來。骨灰罈裡頭裝的不是骨灰,而是滿滿的細沙與泥土。謙三看著骨灰罈裡的沙土,似乎能夠體會將骨灰罈棄置於此的人的心情。對於失去至親而活下來的人來說,在逝去的人遍尋不著的狀態下,骨灰罈裡面有一點重量總比空蕩蕩什麼都沒有來得好。然而有時候骨灰罈所包含的回憶是那麼沉重,逼得人不得不將祂放下而逃離,或許將骨灰罈的主人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情而留下這個骨灰罈。只是一昧的逃避不管是誰都無法獲得幸福的,最終還是必須要面對。不知何時悄悄來到門外的明美聽著謙三的話,禁不住淚流滿面,摀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就某些方面而言,謙三和明美可以說是同病相憐,所以謙三才會了解到明美的心情吧。

 

謙三搭一早的巴士,打算回福島繼續為自己的家園和人生奮戰。明美和沙繪在謙三上車前趕來為他送行。在謙三上車時,明美忍不住問道,等她手藝再更好一點時,還能再做咖哩給他吃嗎?謙三誠心的回應明美,一定還有更多更多的人在等著她,並且對明美深深的一鞠躬。明美和沙繪露出微笑,目送謙三回到屬於他自己的地方。



一道美食,講究的是色香味俱全。對一名視障者來說,缺少了欣賞美麗擺盤和鮮豔配色的刺激,仍然能夠藉由食物的香氣和烹調時鍋碗瓢盆的碰撞聲來感受料理的美味。由知名漫畫改編成電影的深夜食堂,穿插大量煎煮炒炸的鏡頭,呈現出漫畫中無法呈現的聽覺饗宴。聽著煎蛋時的滋滋聲、快炒時鍋鏟與鍋子碰撞的鏗鏗聲、掀開飯鍋時蒸氣飄散的聲音。調理食材的聲音化成影像讓人直接聽到食物的味道。讓人期待,深夜食堂接下來還會端出蘊含怎麼樣人生的菜色呢?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