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聽電影」不只是單純的影評,同時也是讓看不見畫面的視障者,能藉由文字感受這奇幻世界裡的繽紛。讓我們暫時讓視覺休息,從中尋找電影裡的五顏六色吧!



每個人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吧?不期然想到一件有趣或者悲傷的往事;某句曾經讀過或聽過的句子無預警的浮上腦海中;突然哼唱起一首很洗腦的歌;一個人獨處時開始自言自語一些沒有人聽得懂的話。會不會有點好奇這些偶發情緒的箇中成因呢?或許這次的電影可以找到解答喔…!

1115.jpg 

(圖片說明:五位顏色特質皆不同的情緒們)


小嬰兒萊莉,在她還沒有任何感知能力時,在她小小的腦袋裡已經有了第一種情緒誕生。看著細心呵護、逗弄她開心的爸爸媽媽,小萊莉直覺的回報以呵呵的傻笑,而引發如此反應的正式在萊莉腦海中誕生的第一種情緒-樂樂(Joy)。在什麼都沒有,一片黑漆漆、什麼都沒有的空間裡,散發著鵝黃色光輝、以高挑女性姿態出生的樂樂好奇的觸碰唯一存在的一顆按鈕,傳遞到萊莉身上的就是開心的歡笑,這讓樂樂感到前所為有的開心。很快的,這一段初次和父母交流的記憶變成一顆黃色的光球,光球裡映照出來的是爸爸媽媽慈愛地臉孔。樂樂將光球放上由兩條細長透明的管子形成的軌道,光球蜿蜒的滑動著,經過各種不同像是花朵造型的齒輪,周圍也隨之變亮,變成紫紅交錯的世界。樂樂希望自己可以伴隨萊莉的笑容直到永遠…如果接下來的憂憂(Sadness)沒有出現的話。除了微笑,小嬰兒萊莉感受到的第二種情緒就是哭泣,不知道什麼時後,戴著圓圓大眼鏡,全身散發憂鬱藍色光芒,以矮小女性姿態現身的憂憂已經愁眉苦臉的在操控著按鈕。接著萊莉的小腦袋裡越來越擁擠了,以瘦高男性姿態誕生、紫色皮膚的驚驚(Fear),負責讓萊莉感受到恐懼好避開危險;以甜美女性姿態誕生、一身綠色皮膚和一頭俏麗綠頭髮的厭厭(Disgust),負責讓萊莉對未知事物抱持懷疑;以矮胖男性姿態誕生、渾身通紅、激動時頭頂會冒火的怒怒(Anger),負責讓萊莉對不合理的狀況做出反擊。這時腦袋裡的世界也和最初時截然不同了,原本僅有的一顆按鈕進化成了一座控制盤,漆黑的空間也有了輪廓,淡紫色的裝潢分隔出好幾個房間,除了情緒們休息的房間,還有關於大腦的所有知識「操作手冊」。但最重要的是「記憶核心」,存放在裡面的光球包含著形成萊莉各種人格特質的記憶,這些記憶都會傳遞出能量,在這座情緒核心塔的周遭建立出座島。有萊莉從小到大逗趣調皮的「搞怪之島」;和好友們一同遊玩的「友誼之島」;萊莉最擅長的「冰上曲棍球之島」;維持萊莉開朗正派的「誠實之島」;最後當然還有關於父母所有記憶的「家人之島」。每一座島都像是一個專屬的主題樂園,有著相對應的外貌。所有的情緒就生活在這樣的地方,雖然個性不同,但他們都同樣深愛著萊莉,希望萊莉開心。因此樂樂一直都是情緒中樞的主控者。相較之下,會帶給萊莉哀傷、難過、悲痛的憂憂,往往就被其他情緒們刻意隔絕在操控盤之外。一切就這麼平安無事,萊莉也快快樂樂的度過了豐富的童年,直到萊莉11歲那一年。

1249.jpg 

(圖片說明:從記憶核心分散在四周的各種島嶼)


11歲的萊莉面對人生首次的驟變,因為爸爸工作上的變遷必須舉家從明尼蘇達搬到大城市舊金山。萊莉內心的動盪明顯的也影響到腦中的情緒們,面對驚驚的不安、厭厭的不悅、還有怒怒的不快,樂樂為了讓萊莉維持樂觀心情整個手忙腳亂。當萊莉坐在前往舊金山的車上,樂樂努力營造出對新家的種種美好幻想,試圖振作萊莉的心情。然而幻想是美麗的;現實卻是殘酷的。和明尼蘇達的獨棟大房子不同,舊金山的新家只是一間狹窄的公寓,尚未清理的雜亂屋內還躺著死老鼠,萊莉的房間也只是公寓頂樓裡的矮小夾層。但樂樂仍然樂觀的投射佈置房間的美好幻想,同時建議萊莉到附近的披薩店大快朵頤一下來趕走沮喪。沒想到披薩店裡賣的披薩只有一種,而且還是萊莉最討厭的花椰菜口味。更糟的是裝載他們的行李的車子誤送到了其他城市,萊莉一家必須多等一週才能取得他們的家具和隨身衣物,萊莉佈置房間的計畫當然也隨之破滅。最後只能隨便用一條棉被在閣樓裡結束她糟透的一天。糟透的一天?樂樂當然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在萊莉身上。媽媽在萊莉睡前給予她的溫暖鼓勵讓樂樂重新振作,決定無論如何都要為萊莉創造一個完美的美夢,讓萊莉鼓起勇氣面對前往新學校、面對新同學的明天。


坐在新教室的萊莉受到驚驚的影響,對陌生環境感到怯懦,幸好激動的怒怒適時補充了勇氣來維持平衡。在萊莉準備要在全班面前自我介紹時,樂樂投射了一段萊莉與父母快樂的在結冰湖面上玩冰上曲棍球的回憶光球讓萊莉好好發揮。一切看似完美,卻因為憂憂忍不住觸摸了光球而開始失控。原本代表開心的橘黃色回憶光球一下子染成藍色,萊莉腦中原本是快樂的記憶變成再也回不到過去的哀傷。樂樂、驚驚、厭厭和怒怒全都慌了手腳,一擁而上急忙想取下這顆變成藍色的記憶球。慌亂中,憂憂也想要上前幫忙,於是操控了目前空無一人的控制台。這麼一來萊莉終於忍不住的哭了出來,同時產生一顆前所未見的藍色核心光球。樂樂趕忙在藍色核心球回到記憶核心前將它攔下,打算放進回收裝置內,卻受到憂憂的阻止。兩個人在你爭我奪之中,不但記憶核心內的光球全都散落一地,為了撿回即將掉入回收裝置的記憶球,樂樂和憂憂一起被吸了進去,拋向腦海中從未涉足過未知的區塊,留下不知所措的驚驚、厭厭和怒怒。


情緒核心塔外的世界對情緒們來說,就像是橫跨一座海洋來到另一塊大陸。雖然生活在同一個星球,卻各司其職、互不干涉。樂樂和憂憂被帶到分佈在情緒核心塔周圍眾多島嶼的其中一座「搞怪之島」附近,樂樂不顧憂憂的勸阻,趕忙帶著珍貴的核心記憶球,試圖經由連接塔與島嶼間的狹長通道回到核心塔裡。然而失去了樂樂給予快樂的情緒,萊莉變得煩躁、敏感且易怒。不由自主和關心萊莉的父母起了口角,面對想要用扮鬼臉來緩和劍拔弩張氣氛的父親,萊莉完全提不起回應的心情。就在這時,搞怪之島停止運作並開始崩塌,樂樂千鈞一髮之際逃回地面上,看著整座島連同通道墜入深不見底的峽谷中,谷底充滿了失去顏色的記憶球,所有被淡忘的回憶都會落到此處。


樂樂提振精神,一手抱著核心記憶球、一手拖著悲觀到打算在原地等死的憂憂,繼續尋找可以通往隔壁「友誼之島」的路線。島嶼周遭是由放置無數記憶球的「書架」建構而成,稱為「記憶大本營」,這些書架形成一座巨大的迷宮,如果不知道正確的道路便會在此處迷失方向。雖然有幾個長的像充飽氣氣球的工作人員定期在此處回收逐漸褪色、不必要的記憶球,但他們對樂樂她們的遭遇並不關心,只專注在自己的工作,偶爾會惡作劇將奇怪洗腦歌曲的記憶投會記憶核心反覆播放。

1252.jpg 

(圖片說明:回收記憶的工作人員)


此時的萊莉正在和明尼蘇達的好友梅格視訊對話,交流彼此的近況。梅格開心的和萊莉分享曲棍球隊來了新隊員,並且很快就成為了朋友。情緒被怒怒掌控的萊莉克制不住惱怒的,不快的結束視訊。「友誼之島」宣告崩解,陷入漆黑的谷底。這也意味著樂樂和憂憂又少了一條回家的道路。


正當樂樂和憂憂不知是好時,一隻正在記憶大本營裡收集快樂記憶球的奇妙生物引起樂樂的注意。這個有粉紅色棉花糖構成身體、大象鼻子、貓尾巴、還會發出海豚叫聲的生物叫做乒乓,他是萊莉兒時的幻想朋友,哭泣時會流出的不是眼淚而是美味的太妃糖。原本乒乓還有更多的同伴,只是隨著萊莉的成長,夥伴們一一消失,如今剩下乒乓還在這裡到處尋找快樂的記憶。乒乓深知樂樂對於萊莉來說是絕對不可或缺的情緒,立刻決定要將樂樂她們送回記憶中樞內,而回記憶中樞最快的方法就是坐上每日巡迴腦內運載各種記憶的思緒列車,最近的車站則是在幻想國度裡。幻想國度充滿萊莉的各種想像,國度門口是一片薯條森林,國度內有雲朵或是紙牌搭成的建築,一堆獎盃獎牌林立的獎盃鎮,最特別的是萊莉幻想的小鮮肉男友,只會反覆說著裝模作樣的肉麻台詞,多采多姿的國度讓樂樂和憂憂大開眼界。

1251.jpg 

(圖片說明:萊莉的粉紅色幻想好友乒乓)


萊莉穿戴好冰上曲棍球裝備,加入新的球隊,準備和舊金山的新朋友進行曲棍球比賽。情緒中樞裡的厭厭、驚驚和怒怒緊張不已,臨時抱佛腳的找出幾個關於曲棍球的記憶,希望能暫時代替支撐「冰上曲棍球之島」的核心記憶球。結果當然無法奏效,一般的記憶球紛紛被核心裝置彈出,現實中的萊莉也因此顯得笨拙。最終萊莉還是受到怒怒的影響,丟下曲棍球杆憤而離場,「冰上曲棍球之島」分崩離析。


前往車站的樂樂、憂憂和乒乓發覺幻想國度起了變化,一群工作人員正在拆除國度內的建築,關於公主幻想的城堡;餅乾做成的大樓;布偶博物館,連乒乓藏在此處的火箭也遭到廢棄的命運。這架用空木箱兩側粘上掃把的火箭是乒乓和萊莉遊玩時的交通工具,只要吟唱特定歌曲便會從掃把噴發出彩虹飛向天際。這些童年的快樂回憶一一遭到毀滅似乎正象徵著萊莉也慢慢的脫離孩提時的天真,不再保有幻想。


儘管悲傷,樂樂一行人總算趕到車站搭上火車,但出發後沒多久便因為萊莉陷入沉睡而停止運作,思緒列車只在萊莉清醒時發動。為了讓列車繼續行駛,樂樂決定下車到夢工廠製造能喚醒萊莉的夢境。夢工廠就像個電影院,外側張貼關於不同種類夢境的巨大海報,有快樂的喜劇夢境、也有恐怖的驚悚夢境。工廠裡同樣有一群氣球狀的工作人員架著攝影機在「拍攝」萊莉今晚將要做的夢。憂憂提出她的建議,認為應該要演出一場恐懼的夢才能讓萊莉驚醒,樂樂卻堅持必須要用快樂的夢境才能讓萊莉醒來時充滿活力。於是兩個人穿著狗布偶亂入夢工廠內正在導演的夢境,大鬧拍攝現場,導致乒乓被夢工廠工作人員逮住,帶到了隱藏萊莉最深層恐懼的潛意識區。


潛意識區是一座黑暗的山洞,裡面生長著一棵一棵的花椰菜樹還有巨大的吸塵器來回掃動。樂樂和憂憂避開這些不知名的恐懼,沿著散落一地的太妃糖包裝紙找到被氣球鳥籠所囚禁的乒乓,而鳥籠則是放置於身形龐大、正在呼呼大睡的小丑肚皮上。樂樂靈機一動,將乒乓救出牢籠後順道弄醒了可怕的小丑。睡醒的小丑衝出潛意識區,跑到夢工廠內大搞破壞,終於讓萊莉從睡夢中驚醒。萊莉一醒,黑夜的腦內世界再度變得明亮,思緒列車重新開始運作。


情緒中樞裡的怒怒受夠萊莉這烏煙瘴氣的一天,突然異想天開的想到,既然單靠他們三個無法帶給萊莉快樂的情緒,不如就讓萊莉重新創造新的快樂回憶,創造新快樂回憶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到讓萊莉最快樂的地方,也就是明尼蘇達。雖然厭厭和驚驚略有疑慮,但當下又沒有其他的想法,只能同意怒怒的構想,讓怒怒將回到明尼蘇達念頭造型的燈泡插入情緒控制盤。


現實中的萊莉從惡夢中嚇醒,想起在新城市中無法適應的一切事物,興起想要離家出走的念頭。由怒怒接管的情緒中樞讓萊莉憤世嫉俗的想著,既然是爸媽把她帶來這個破地方,他們就有責任讓她回去。她偷偷摸摸下樓,在媽媽注意到之前偷走了信用卡,這造就了「誠實之島」的毀滅,同時思緒列車的軌道也隨之坍塌,樂樂一行人又回到了記憶大本營附近,現在唯一能回去的僅剩連接「家人之島」的通道了。


在奔向家人之島的路途中,記憶大本營的地面不斷崩落,一根負責將記憶球送回情緒核心的管子因為震動脫落,只要沿著管子就能回到情緒中樞。樂樂拼命的跑到管子裡,但當憂憂正要一起搭上管子時,樂樂緊抱著的記憶核心球卻因為憂憂的靠近又漸漸轉為藍色。為了不讓萊莉的核心回憶全都變成憂傷的回憶,樂樂狠下心丟下憂憂,決定自己回到核心裡。看著地面上越來越遠憂憂,樂樂說服自己一切都是為了萊莉,因為萊莉需要快樂。只是樂樂隨管子上升沒多久,又一次的地震將管子震歪,樂樂從半空中直接墜落,乒乓為了接住樂樂也跟著一起落入不見天日的峽谷深處。

1253.jpg 

(圖片說明:分崩離析的腦內世界)


樂樂用盡力氣向上攀爬,在絕望的谷底中沒有任何著力點能夠讓她回到上面,谷底中只有無數失去色彩的記憶球,逐漸化成粉末。向來樂觀的樂樂面對這樣的情況,也只能看著包含萊莉各種回憶的核心球哭了起來。淚眼朦朧中,樂樂看到了一顆原本是快樂記憶,卻因為憂憂的碰觸變成憂傷藍色的核心球。裡面是萊莉輸掉一場冰上曲棍球比賽的一段回憶,萊莉受到父母溫暖的安慰,接著隊友們合力將萊莉英雄式的舉高,讓她有繼續奮鬥的勇氣。樂樂終於了解到,因為萊莉周遭的人感受到她的難過,才造就這段對萊莉來說變成了快樂的回憶,憂憂對萊莉來說同樣也是最重要的情緒。


樂樂重拾回到情緒核心的決心,她想到了乒乓那一架被廢棄扔下谷底的火箭,唱起讓火箭發動的歌曲,果不其然在遠處看到了小小的光芒。樂樂和乒乓喜出望外,一邊唱著歌一邊跑向光芒的源頭,挖出被埋在記憶球中的乒乓火箭。他們坐上火箭,大聲唱出那首歌,讓火箭上的掃把噴發出彩虹的動力飛向地面,卻還是因為動力不足不斷摔落谷底。經過好幾次的嘗試,最後乒乓在火箭接近地面上時自己跳開火箭,少了一個人的重量,這次火箭終於成功將樂樂送回地面上。樂樂難過的從地上看著谷底的乒乓,身體漸漸變得透明而消失。在消失前,乒乓拜託樂樂一定要將萊莉送上月球,這是他們兒時的約定。

1255.jpg 

(圖片說明:樂樂乘坐彩虹火箭直奔天際)


此時的萊莉裝做出門上課,卻獨自走向車站。一直到了該放學的時間,不見萊莉人影的爸媽開始覺得不對勁。看著手機上媽媽的來電通知,萊莉直接切斷不予理會。「家人之島」開始蠢蠢欲動的碎裂。情緒中樞裡的怒怒他們總算警覺離家出走是個爛主要,但插入控制盤中的「念頭」已經拔不出來,整座控制台隨著萊莉的內心一同變得黑暗。


回到地面上的樂樂遍尋不著憂憂,追著記憶大本營中一路變成藍色的記憶球來到幻想國度,找到自暴自棄的憂憂。憂憂見到樂樂非但不開心,反而認為萊莉沒有她的存在會更好,坐上雲朵逃離樂樂。為了捕捉到憂憂同時回到情緒中樞塔,樂樂啟動幻想男朋友的製作開關,將不斷出現的小鮮肉們順著輸送帶掉入乒乓留下的百寶袋中。接著跑到接近情緒中樞的懸崖邊,一口氣將袋中小鮮肉全部倒出,疊成超高的疊羅漢,看準憂憂飛來的方向朝著塔倒下,終於順利抓到憂憂,兩個人回到了久違的情緒中樞塔。


萊莉搭上前往明尼蘇達的巴士,對於怒怒他們們傳達出情緒不再有任何感覺。樂樂和憂憂及時回到中樞塔,樂樂卻表示只有憂憂能夠解決現在的狀況,自己也半信半疑的憂憂走到控制盤前,變黑的控制盤一下子恢復了色彩,念頭燈泡也順利被取出。萊莉彷彿大夢初醒恢復知覺,趕在車子開上公路前下車,直奔回家。樂樂把所有的核心球交給憂憂,核心球一下子染成藍色,憂憂將核心球一個一個投射到萊莉的內心,所有過往的記憶同時也染上淡淡的哀傷。回到家面對焦急父母的萊莉忍不住哭了起來,將所有的不安和思念傾瀉而出,全家人抱在一起。憂憂帶著樂樂一起走到控制盤,難過後的萊莉同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這時,一個融合多種顏色的新核心記憶球誕生,核心裝置重新啟動,瞬間建立出一座新的「家人之島」。

1254.jpg 

(圖片說明:找回所有情緒的萊莉)


《腦筋急轉彎》這部電影將人的各種情緒變化賦予了生動有趣的具象化,巧妙的將心情轉變想像成腦袋裡住著好幾個小人們在掌控著我們所有的進退應對。除了主角萊莉以外,電影中其實還帶到了每個人,甚至是每種生物腦中都有五個可愛的小人們透過人類的眼睛來判斷當下該如何反應,好像彼此之間的一場諜對諜,非常有意思。這也讓墨鏡哥回想到初失明的那段期間,內心裡只剩下陰鬱的顏色,或許屬於墨鏡哥的樂樂那時應該正在外頭流浪回不了家,只剩下憂憂在情緒中樞獨撐大局吧。

1250.jpg 

(圖片說明:其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五種情緒小精靈)


在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中,是不是偶爾會覺得人生沒有起伏、情緒缺少變化呢?說不定哪怕只是一點點小小的意念都會在頭腦內引發一場大冒險喔!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