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民以食為天&吃飯皇帝大,不論是好人壞人、男人女人、西方人東方人,每個人每天都脫離不了吃的範疇,餐飲業永遠也不會有淡季,必備生活基本要件的「食衣住行育樂」也是把吃排在第一個,足見「吃」這件事的重要性。然而近年來食安問題頻傳,吃進嘴裡的東西真假難辨,飲食變成了一種人人自危的問題,大家都必須名符其實的「靠天吃飯」,也就是能不能吃到安全的東西只能靠上天指引安排,就連總統就職也要將食安列為對人民的重點保證項目之一。究竟該怎麼從根基來解決商品安心的問題呢?我國的食藥署端出這樣的應變措施,如果一個人的命不好,可能是名字取的不好,改個名命就順了!同理可證,如果大家吃的不好,應該也是名字取的不好,改個名字,咱們吃下肚的東西就一目暸然啦!好比最近食藥署再度頒布的德政「食品正名計畫」,以後非純釀造的醬油不得再以「醬油」自居,一律該稱呼為「胺基酸液」!讓我們一同來模擬一下這樣的情境,在一間小吃店內,客人品嚐著老闆端上來的陽春麵一碗,吃了一口發覺味道不太夠,於是扯開喉嚨對老闆說:「老闆,這麵不夠鹹,給我加一點胺基酸液!」如此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對話,往後可能會在生活周遭隨處上演囉。不過其實在胺基酸液之前已經有不少食品遭受過風水更名的洗禮了,看到這些新名稱,你認得出來原本這些是什麼食物嗎?


炊粉

乍看之下可能會誤認為是某種特殊口味粉腸,但其實炊粉原本的名字就是台灣人最熟悉的經典小吃-米粉,乾炒、煮湯皆美味。但自2014年7月1日起,衛福部規定含米量未達50%的米粉不得再稱作「米粉」,必須標明為「炊粉」。不知為何,原本米粉的香氣與美味似乎也隨著改名消減不少,最糟糕的是連口碑與銷售也跟著一起削減了,畢竟外銷國家只認米粉不認炊粉,反倒是大陸業者趁機將自家商品打上「新竹米粉」的頭銜,順便申請專利,讓正牌新竹炊粉吃盡悶虧,如今食藥署鬆口願意重新考量正名事宜,但兩年多來流失的客源,只怕如犀利人妻中的經典名句所說:「回不去了!」


風味飲料

究竟是什麼風味的飲料呢?其實就是內容不含什麼,就是什麼風味囉。比如不含蔬果成分的果汁,就叫「蔬果風味飲料」;沒有牛肉塊的泡麵,就叫「牛肉風味麵」,依此類推,老婆餅應該也要儘速改稱為「老婆風味酥餅」,熱狗則是改為「狗風味肉腸」,以正視聽!


脂肪抹醬

看到脂肪兩個字有種油膩膩的感覺嗎?往這個方向猜就對啦,脂肪抹醬正是早餐吐司好朋友-奶油。雖然還沒正式上路,但明年開始,「真奶油」的乳脂肪含量必須要在80%以上,其餘一律都要改作人造奶油或脂肪抹醬。去年不論是黑心油還是反式脂肪風波,都讓整個台灣人心惶惶、聞油色變,也難怪奶油會名列「改名筆記本」其中的一員,如此一來民眾就能更輕鬆的分辨真假奶油的區別了嗎?只能等待時間來證明囉。


代可可脂糖果&餅乾

幾年前台灣曾經出現過松露巧克力裡頭沒有松露的爭議,但其實一般巧克力裡頭或許也不見得有巧克力喔?食藥署正名,巧克力內的可可含量若不到規定%數,就不能以巧克力為名,必須加註名稱為代可可脂糖or代可可脂餅乾,下午上班覺得疲累缺乏動力嗎?來一根代可可脂棒吧,可以補充熱量增加飽足感喔!


太白粉&薏仁

也許是想不到相關替代名稱,雖然太白粉和薏仁同樣被列在正名計畫中,這次卻沒有被強制要求變更名稱,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平常所吃的都是純太白粉和薏仁喔。一般民眾常用來勾芡的太白粉成分有可能是樹薯或是馬鈴薯,而薏仁通常指的是加在四神湯中較大顆的品種,綠豆薏仁湯裡的薏仁則是以大麥製成的洋薏仁或珍珠薏仁,到底我們買到的是樹薯太白粉?還馬鈴薯太白粉?是珍珠薏仁?還是洋薏仁?未來都必須在太白粉包裝上標示清楚。


覺得上述的食品新名稱充滿濃濃的化工味,讓人食慾全消嗎?雖然將食品名稱標示的更清楚明顯的出發點立意良善,不過要落實真正的食品安全,還是應該從食材源頭進行把關,甚至從最基本的教育開始著手,喚醒人性的道德良知,進而杜絕黑心企業,雖然路途長遠,卻比治標不治本的正名方式來得更讓人有信心。話說回來,從非純釀造改名為胺基酸液的風聲傳出引發熱議後,食藥署終於也察覺這新名稱的詭異之處,立馬決議再改過!明年七月一日,非純釀造醬油一律改稱作「水解醬油」,這樣子有比較不嚇人了嗎?大家就用自己心裡那把尺量一量吧XD。


最後就讓墨鏡哥用改頭換面後的新食材來為獻上一桌特製料理吧!

首先是前菜,在正餐之前來一道「烘烤波羅的海脂肪抹醬餐包」開胃。

接著是「熱帶風情椰子樹薯粉燴嫩鮮蚵佐羅勒葉」做為第一道菜。

主菜則是「中式燉煮肉末青蔥炊粉」

點心來一籠「特製清蒸餅皮裹燉煮鮮肉佐以胺基酸液特調拌醬」

為了爽口,這時送上一碗「甜洋薏仁煮相思豆泥」。

甜點就來個「義大利黑森林代可可脂綴鮮果蛋糕」。

最後的飲料請喝一杯「夏威夷椰子風味寶石藍特調飲」。

這套化工名全餐有沒有食指大動的FU呢?記得還是要吃的健康喔!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