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不少人都曾經想過,如果能夠回到過去,去挽救、改變、阻止某一件事情就好了。那又有沒有想過,如果回到過去了也還是改變不了任何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想要導正的錯誤一次又一次的發生…。所以,人生若是能有重來不只一次的機會,是天堂?還是地獄?特別是回去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八分鐘...?



寇特上尉在一輛急駛的列車上醒來,對座的位置上坐著一名和他狀似熟稔的年輕女孩,正和他談論著一些人生瑣事。環顧車內四週,經過寇特身旁不小心將手中的咖啡灑在他鞋子上的女子;聲線一絲不苟的列車剪票員;因為火車誤點而焦躁不安的黑人上班族;口氣和態度非常不友善的喜劇演員;不小心將皮夾遺落在車內的冒失年輕男子;熱心幫忙撿拾皮夾物歸原主的瘦弱男學生…等等,周圍的一切人事物皆讓寇特感到陌生。而最陌生的人就是寇特本人,透過車窗映照出來的臉,有別於寇特粗曠、留著雜亂鬍渣的樣貌,是一位白淨斯文的男子。從身上的找出的證件同樣屬於這位名為尚恩男子,同時也得知尚恩的職業是一個歷史老師。似乎除了寇特以外的所有人,看到的「他」都是尚恩而不是寇特。就在寇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身旁的年輕女孩耐心的安撫他,跟他說「一切都會沒事的」。突然整輛列車轟的一聲炸得粉碎,火焰流竄在車廂之間,包括寇特以及正為著「尚恩」異常舉止而擔心的年輕女孩都被這場爆炸的火光所吞噬,凌亂的影像不斷輪流交織,奇妙的幾何圖形、鏡面的藝術造景、列車上的年輕女孩,最後淪為一片空白,寇特的意識歸於黑暗之中。

 

(圖片說明:鏡子裡外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寇特再次醒來時身在一個類似駕駛艙的空間,四周盡是複雜的機械,身上穿著飛官的連身墨綠色制服,耳邊不帶情感的制式化女聲不斷重複著要寇特針對任務做出回報。眼前是一面浮空的投影螢幕,聲音的主人來自於螢幕前著軍服的女子。經過一番疑似記憶重建的特殊問答,寇特想起了螢幕上的女子名為古溫上尉,然而對於原本在出飛行任務的自己為何身在此處、在執行的又是什麼樣的任務仍舊一無所知。對於寇特的種種疑問,古溫上尉始終閃爍其詞,只強調要寇特回想起關於火車爆炸一事的所有細節,並且找出放置炸彈的真兇。期間不時有一位拄著拐杖的中年人經過古溫上尉身旁,是本次任務的負責人萊利奇博士,卻不發一語。於是寇特在一無所知的狀況下感到意識一陣模糊,再一次的被送回了列車上。



車窗上映照出來的依舊是歷史老師尚恩的樣子,對面的女孩和寇特說著和之前內容相同的對話。寇特推測這也許是某種實境任務模擬測試,當下決定還是先照著古溫上尉的指令,先找出炸彈所在位置。列車分作上下兩層,數百名乘客,正在駛向芝加哥的途中。寇特在中途過站時走出車門外,來往的旅客、斑駁的車體、手指滑過車身沾上的灰塵都如此的真實。列車即將再度發動之際,他退回車廂內,車門緩緩關閉,彷彿被關入一座巨大的鐵皮牢籠。寇特仔細回想列車爆炸時爆風吹來的方向,最可疑的爆破點應該是距離座位不遠的廁所內。果不其然在廁所正上方的通風口內找到了利用手機撥號引爆的炸彈。由於收不到拆解炸彈的指令,寇特只能先設法鎖定周遭可能放置炸彈的對象。回到車廂內謊稱國家安全局正在進行安檢調查,禁止所有人使用3C產品,試著阻止炸彈的爆發,但炸彈仍然在八分鐘時引爆,造成車廂乘客一陣騷動混亂的寇特一下子被炸飛。不明的鏡面球型造景和對座女孩的身影再度形成混亂的景象,將寇特拉回另一個世界。

 

(圖片說明:宛如鐵皮監獄般的巨大列車)

密閉的駕駛艙內,連續遭受兩次爆炸衝擊的寇特顯露出疲態。從古溫上尉口中得知,在列車上的經歷並不是什麼虛擬測試,而是當天不久前上午時所發生的真實列車爆炸案,車上數百名乘客全數罹難。這起案子僅僅是一個開端,犯人接著預告即將在芝加哥市中心引爆炸彈,此時的芝加哥正進行疏散市民的行動,市區一片混亂。寇特目前正在進行的正是能夠找出犯人的原始碼計畫,將寇特的意識送回列車上一名歷史老師「尚恩」的腦中,利用尚恩在爆炸前最後八分鐘的記憶找到真凶。只是對於為何正在執行飛官任務的寇特會在此地進行原始碼計畫,還有和父親聯絡的要求,古溫上尉還是三緘其口。接收到炸彈的形式和引爆模式的資訊後,古溫上尉確認爆炸前八分鐘犯人就在列車上,二話不說將寇特送回列車中,指示他找出這號人物。



此後,寇特不斷被迫往來於即將爆炸的列車與古溫上尉口中的現實世界之間,然而在列車上的八分鐘每次都有著微妙的變化。在知道列車上的所有乘客都是在現實中已經不存在的人們後,寇特逐漸在意這些人,特別是每次坐在他對面展開笑顏和他談天說地,名叫克莉絲汀娜的女孩。寇特試圖在找尋犯人的途中將克莉絲汀娜帶下車,讓她脫離這場災難,但八分鐘一到寇特還是遭遇其他狀況而死於非命,強制召回原始碼中。根據發明原始碼的萊利奇博士所言,人類死後腦部的電磁波迴路會維持一陣子暢通,結合人死後腦中可含有約八分鐘短暫記憶的現象,成果便是這個原始碼計畫。利用寇特的對於尚恩的相容性,可將寇特的意識送回尚恩在死前八分鐘的記憶。原始碼並不是時光旅行,而是一種類似通往平行時空的時間分配。無論在原始碼中做任何補救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現實,只能夠利用原始碼來影響未來。之後寇特更是藉由在列車上調查任務的途中,得知自己早已在兩個月前就因為飛機墜落而殉職,在原始碼中所見到自己的身體、還有像是飛機駕駛艙的空間,都只是腦中既定印象的幻影。最終他同意完成這項任務,阻止接下來的爆炸案,條件是任務結束後便讓他好好安息。然而隨著每一次列車爆炸,他只能無能為力的看著克莉絲汀娜一次又一次死去。寇特身心都達到極限,在其中一次列車爆炸前,他懇求克莉絲汀娜對他說那句話,「一切都會沒事的」,希冀能從中得到救贖,原始碼中的景象變成一間陳舊的倉庫,佈滿外露的電線和灰塵,寇特只能躺在其中不斷掙扎。

 

(圖片說明:男女主角不斷死於爆炸中)

不忍見到寇特所承受的壓力,但現實中的炸彈危機又迫在眉睫,古溫上尉和萊利奇博士播放了寇特殉職時,他父親所錄下的留言。聽到父親毫不掩飾對自己的思念,寇特解開為了從軍時與父親結下的心結,主動要求回到列車上。他利用炸彈上用來引爆的手機回撥,鎖定了一位在爆炸前似乎刻意遺落皮夾,急著下車的年輕男子,不惜跳下火車跟蹤他到一輛白色廂型車前,車上放的正是準備載往市中心的第二顆炸彈。此時寇特卻被從後面追上來的克莉絲汀娜分散了注意力,讓這名叫做德瑞克的男子趁機奪走手槍,連同想逃離現場的克莉絲汀娜一併被槍殺倒地。傷重的寇特聽著德瑞克囂張的大放厥詞,聲稱他是為了想建造一個全新的世界,因此必須要將現有的醜惡世界先破壞殆盡。德瑞克開車離去後,彌留中的寇特看著克莉絲汀娜,口中喃喃說著「一切都會沒事的」,克莉絲汀娜半睜著的眼睛留下了眼淚,開走的列車還是免不了爆炸的命運,在不遠處的天空掀起衝天的塵煙。



回到原始碼內,寇特立刻提供了犯人的姓名與車牌號碼,極短的時間內便迅速逮捕了德瑞克,為這場悲劇劃下了句點。原始碼系統立下大功,萊利奇博士與其他工作人員歡喜慶功,獨留古溫上尉和系統中的寇特。寇特問古溫上尉,是否曾經思考過在其他世界,或許有一個做出了不同選擇,和現況截然不同的古溫,他認為那些列車上的無辜乘客們也應該有一個可以得救的選擇。即便古溫上尉一再強調,啟動原始碼前往的世界都只是幻影,不論他在那個世界挽救了多少生命,到了八分鐘還是會被強制送回原始碼。寇特仍然希望古溫上尉能最後一次送他到列車裡,完成他對克莉絲汀娜的承諾。古溫上尉為難的看著她和寇特進行對話的螢幕,雖然從原始碼內看起來像是他和古溫上尉透過投影螢幕直接進行口語對談,但從外面所看到的實際情況,寇特所說的每一句話只是程式畫面中逐步打出來的文字。古溫上尉表示,她會將寇特送到列車裡,但是只有這一次的機會,等到八分鐘一到她就會同時關閉生命維持裝置,再也無法回到原始碼裡了。寇特得意的告訴古溫上尉,這一次他一定會成功救回克莉絲汀娜!原始碼中的景象變回寇特熟悉的駕駛艙,古溫上尉啟動機器,送寇特前往他最後一次的原始碼之旅。

 

(圖片說明:看似由原始碼系統中和外界的對話...)

 

(圖片說明:從外界和寇特的對話其實只是電腦上的文字)

 

寇特微笑的看著眼前的克莉絲汀娜,不若原本的「尚恩」,主動邀約她等到站下車後一同喝咖啡,讓克莉絲汀娜意外這樣的舉止不若平時的尚恩之餘還有幾分心動。緊接著寇特從廁所將炸彈上手機取下,趕到另一節車廂門口,在德瑞克下車之前攔下他,並用順手摸來的手銬把德瑞克銬在車廂裡,撥打手機以德瑞克本人的名義報警,請警察到下一站時來逮捕可悲又病態的「自己」。德瑞克在搞不清楚狀況時就迅雷不及掩耳的被制伏,聽著寇特對警方一一訴說來不及實行的犯罪計劃,不發一語的淚流滿面。同時在現實世界,古溫上尉來到一間無塵室,在一個膠囊狀容器內,寇特的本體就在裡面沉睡著,由於任務時的創傷,他的真實肉體僅剩下胸腔以上的上半身和一隻手臂,後腦接續著通往原始碼程式的線路。列車中的寇特阻止了爆炸後,利用所剩不多的時間,謊稱是寇特的同袍撥了一通給父親的電話,彌補無法和父親道別的遺憾。這時候萊利奇博士也察覺到古溫上尉的意圖,趕忙前往無塵室想要阻止。少了寇特,原始碼計畫短時間內很難再找到像寇特一樣合適的人選。但將自己關在無塵室的古溫上尉只是淡淡的說著:「他做的已經夠多了,就讓他好好休息吧」。寇特解決完所有事情,回到克莉絲汀娜所在的車廂,刻意挑釁鄰座的諧星演員,讓他為所有乘客說笑話。寇特拉著克莉絲汀娜看著眼前歡樂的景象,所剩時間不到三十秒。寇特問克莉絲汀娜,如果生命剩不到一分鐘,她會想要做什麼事,而克莉絲汀娜笑著說:「我想…我會好好利用最後的每一秒」。兩人相視而笑,給對方深深的一吻。古溫也同一時刻解除了寇特的生命維持裝置,原始碼中的列車停格在最美好的時辰,所有乘客開懷大笑,寇特和克莉絲汀娜獻上對彼此的真心。


(圖片說明:原始碼的世界停留在最完美的一刻)

 

最後關於寇特的結局,電影給了一個開放式的答案,任由觀眾思索。2010年曾上映過一部由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所主演的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故事中的主角夾雜在夢境與現實之間,電影最後一幕憑藉著一顆不知會不會停止的陀螺,讓觀眾判斷主角究竟有沒有回到現實世界。和《啟動原始碼》在結尾部分的概念十分雷同(說實話,這兩部電影連海報都很像)。不同的是,原始碼創造出了一個比「現實」更完美的世界,當然其中或多或少有些令人質疑的觀點,不過對於觀眾而言,不論是現實或是幻影,或許寇特最後待在不知究竟是不是現實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結束。


(圖片說明:相似度頗高的啟動原始碼和全面啟動電影海報)

 

除了全面啟動,啟動原始碼也有不少其他電影的影子在。例如艾希頓庫奇的《蝴蝶效應》、或是尼可拉斯凱吉的《關鍵下一秒》…等等講述在時空中游移的經典電影。但啟動原始碼仍然在2013年上映時小兵立大功,開出了票房的紅盤,獲得不少好評。主要是獨樹一格的創意和出乎意料的結局安排,在這類型的電影中給人更多無限的想像空間。而飾演男主角寇特上尉的傑克葛倫霍一反在電影《斷背山》或是《明天過後》的斯文造型,滿臉雜亂的鬍渣讓寇特這個長年出任務征戰飛行軍官有了更鮮明的印象。電影中寇特撥打了數次手機,為了找出犯人利用留在炸彈上的手機回撥;借用乘客的手機查明現實中自己的狀況;使用真兇德瑞克的手機報警並當面嘲諷他;最後是打給父親冰釋父子間長年累積的誤解,同樣的舉動有截然不同的情緒張力。從質疑、震驚、戲謔到釋懷,演技成熟洗練,觀眾也隨之高潮迭起。聽說第二集也確定即將開拍,但傑克葛倫霍是否回歸則未確定,很值得期待。



啟動原始碼如同一款電玩遊戲,玩家在玩遊戲時總是會有一再嘗試、想要盡量玩到最完整的心態。正因為人生無法重來,所以像原始碼這樣的系統更能滿足人心中的渴望。但對於遊戲中的主角來說,擁有能夠無限重啟的特權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另一部電影《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裡,主角被困在24小時的時空長達數十年。最後他了解到,就算是同樣的每一天,可以消極的迴避所有人事物、包括生命,讓這天變得毫無意義;也可以充實自己,去改變所有以前沒注意過的人事物。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活在什麼樣的日子裡,而是我們做出了什麼樣的選擇,說不定正確的選擇在某個時間點就會成為生命中的奇蹟。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