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旅行 -- 成都 (Chengdu, China)

 

成都

 

都說了是個春城滿飛花的城市。

 

腦海裡的刻板印象,來自於近幾年成都在經濟發展上的蓬勃發達。”Mega CIty“是大多數海內外報章雜誌對成都的形容。所以一直到我們的計程車平順的行駛在成都市內充滿花意的分隔島之間,我才意識到,這個2015年的成都,也是那個歷史課本裡“水旱從人,不知飢饉,時無荒年,謂之天府“的蜀國之都。很多成都的城市小細節,不管是規劃良好的街道,還是比其他大陸城市親切許多的街市攤販,都讓我不斷地覺得我回台北了。

 

一到成都,我們就嚷嚷著要試四川的麻與辣。我們其實都吃不了辣,但是端著一個劉姥姥進大觀園的心態,我們走進一間在武侯祠對面的小吃店。紅油抄手、大腸頭辣粉、四川擔擔麵,一碗又一碗紅澄澄的辣油滿溢,重重疊疊衝鼻而來的油香辣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衝襲腦門,不只頭皮,讓人髮梢都麻了。小吃店裏的小弟看著我們幾個很忙,中英文夾雜的喊辣喝水又拍照,忍不住開了話匣子:「你們哪來的?台灣嗎?香港嗎?那你對香港人抗議大陸進港觀光的看法是什麼?喔你是支持台獨的還是統一的?你支持學運嗎?」要命,這麼連珠砲的一串問題,問話方式比碗裡的麵更讓人全身爆汗啊。

 

 

圖說:照片裡的成都小吃,一碗不過就是幾塊人民幣,但是吃的真是令人過癮!

 

但意外的,幾天下來其實我對成都的麻越吃越上癮。真正嚇壞我的胃的,是四川人的愛吃油。一晚我們吃的麻辣鍋,湯底油的像是三天沒洗的臉,而當地同事要的沾料竟然還是油。當然,是辣油。而讓我整班同事不分男女都花容失色的,則屬當地的名小吃滷兔頭。整盤端上來的兔頭,全都是從頭正中間剖半,兔耳張揚、兔眼圓睜的瞪著人瞧。而更整人的是,要吃得要手扒!看著大陸同事們人人龍飛鳳舞的吃兔頭配辣鍋裏的豬腸豬心,一票台灣香港人再也受不了,只能大喊:給我一碗乾拌麵不加辣!墨鏡葛格,上次我們吃泰國菜沒試出你的底線,下次請容我外帶空運回台給你試試。

 

 

圖說:人家吃辣吃的眉開眼笑,我們這些不行的,撐不住了也只能眼歪嘴斜,猛吞白飯。

 

本地居民有個對我來說很奇怪的嗜好 -- 掏耳朵。街邊廟口,隨處有小攤子幫你挖!掏的大叔穿個袍子、頭上架個燈、腰間掛著七八種不同的工具,手腳俐落的掏,還可以掏的咚咚響。我沒種試,掏耳朵還是個不太適合大庭廣眾做的事嘛。

 

圖說:同事掏的開心,我可是看的膽戰心驚!

 

我們在的時間正值花開時節,又碰上元宵燈會,滿街高掛紅亮亮的圓形竹燈籠,映襯的各色各型的鮮花更軟嫩嬌媚。武侯祠滿園的紅梅花,不管小盆養著的還是整樹盛開的,都生了一個好像透出水來、豔麗無比的桃紅色。可能是因為最近在重看紅樓夢吧,看著這些紅梅我老是想到襲人,個性是差不多的--八面玲瓏、精細美麗、婀娜多姿,但卻討喜的太過了,少了幾分靈氣。還是喜歡滿市路邊輕輕巧巧,風鈴一般的小花,叮叮咚咚的多讓人心情好。

 

 

圖說:紅梅與燈籠

 

說到這裏,墨鏡葛格可能還感受不到成都的吸引力,講一個讓你馬上會愛上成都的點吧。人家說蜀地美女如雲,真真正正的是如雲!滿街都是大眼晶亮、話語柔軟、身材好皮膚粉嫩白裡透紅的美女。這裏的美,和川菜恰恰相反,半點沒有攻擊性。那杯握在手裏暖暖的,聞著氣味芬芳、嚐著茶味清順的碧螺春,是我能找到最貼切的註解。

 

我還是沒機會做那些遊客們做的事,大熊貓沒摸到,七星堆古蹟也沒遊到。但當車慢慢開往機場時,冬春交際的冷冷陽光,緩緩的把紅粉黃橘的小花、鼻音高高低低的成都話,調和進腦海裡灰暗、剛硬、無趣的工商大城印象,辛辣鮮活的讓我喜歡上。

 

影片連結:這次沒有機會讓墨鏡哥的t-shirt露臉,就bonus一段川劇吧!劇情大意也就是一對小夫妻拌嘴,兇悍太太修理老公,罰老公嘴刁著油燈鑽凳子的劇情。聽是聽不太懂,但湊熱鬧就很有趣!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