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號上午十一點,台灣發生4歲女童割喉案,震驚社會;處擁死刑、廢除死刑,被害人、殺人犯、遇害家屬、精神異常者的人權議題,也再度讓台灣,另類登上全球各大媒體版頭。其實<台南湯姆熊男童割喉命案>、<台北文化國小女童割喉案>、<台北捷運鄭捷隨機殺人案>,都還言猶在耳、歷歷在目,雖然過去這段時間群憤激起、爭議不斷,墨鏡哥真的不希望,又示一場名義上的「假高潮」,消費了死者與家屬,然後無限輪迴,等待下一次的意外發生。因此,就在「小燈泡熄燈」頭七的這天,想和大家分享<關鍵報告 Minority Report>這則「聽電影」;來瞧瞧,你是否看見我聽見的隱憂?

在西元2054年的世界,人類科技的進化日新月異,投射在半空中、靠著手部揮動便可自由切換的立體影像;交通工具不再僅侷限於橫向道路,在垂直牆面上也暢行無阻。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建立在這樣的科技背景下所成立的「預防犯罪中心」,不論有意、無心;不問原因、事由,只要有殺害他人行為舉止的「可能」,便會在行動前被預防犯罪中心的警官逮捕,套上特殊頭環,置入白色透明試管型裝置中沉眠,形同囚禁,即使尚未有任何實質上的罪行也會被視為罪犯。這項創新的計畫讓華盛頓特區整整六年不再有任何殺人犯罪紀錄,堪稱是跨世紀的偉大發明,這個建立在「人類」這個不可預知且充滿變數的個體之上的犯罪防治計畫,確實能夠讓理想的零犯罪烏托邦徹底實現嗎…?

(圖片說明:交通工具天上地下到處流竄)


血紅色的木球在透明交錯的管線中滾動著,上面刻劃著一個名字,木球落下的終點標示出這個名字究竟是屬於加害者抑或被害者。促成木球形成的是三位穿著白色透明無袖緊身衣,理著幾近光頭短髮的異能者,他們被稱為先知,共一女兩男,分別為阿嘉莎與雙胞胎兄弟亞瑟和達許(三位先知的命名由來自三個知名偵探小說家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及達許·漢密特Dashiell Hammett)。先知們頭靠頭,以類似三菱的陣型躺在圓形的水池中(沒錯,就是日本汽車品牌三菱,有廣告嫌疑XD),池內的水是提供養份同時能強化接收影像的光子乳液,頭上都戴著能夠指示脈動的頭盔,透過頭盔吸收腦波加以解讀。他們三位一體、相互感應,用天賦的特能(或者說是詛咒)預知出一件又一件即將發生的兇殺案。預知的畫面運用高科技的影像截取技術,直接將先知腦海中的畫面投射並儲存成影片,時間、人事物一覽無遺。至於地點,只能仰賴影片中的細節來抽絲剝繭,尋覓出端倪。負責這項任務的正是犯罪預防中心的警官隊長約翰·安德頓(湯姆·克魯斯 飾),英俊、聰明、果決的約翰俐落的調整投射在半空中的犯罪預知影片,從影片中人物的一舉一動、手上的報紙、屋外的行人,任何能夠成為線索的小物件判斷出兇殺案即將發生的地點,率領部下在犯罪預知時間之前逮捕「兇手」,成功制止了一場原本慘絕人寰的外遇情殺案件。

(圖片說明:紅木球上刻劃出被害者的姓名)


對於逮捕尚未真正犯下罪行便直接將可能犯行者問罪這樣充滿爭議性的計畫,即便科技再發達也必然會引發質疑聲浪。司法官員丹尼(柯林·法洛 飾)抱持著不信任感前往預防犯罪中心視察,丹尼堅持要進入「聖殿」- 也就是先知所在處詳細了解預知作業流程,以他的認知觀念來說,「科技」與「預知」本身並沒有問題,「人」才是會產生疑問的環節,約翰就是他所質疑的環節之一,來此之前丹尼似乎已經詳細調查過約翰的背景,包括六年前約翰的兒子在巴爾的摩被誘拐就此下落不明,由此契機參與了犯罪預防計畫。視察結束後,約翰獨自留在聖殿,觀察三個沉睡中的先知,宛如植物一般靜止的先知之一阿嘉莎突然睜開眼睛,出其不意抓住約翰的手臂,同時天花板投射出一段謀殺片段,一名穿著紅衣的中年女性被溺斃,緩緩沉入湖中。約翰到看守所內搜尋這段犯罪紀錄,看守所裡放置的電子琴似乎是獄卒的興趣,其實墨鏡哥也留意到,每當劇情移動到聖殿,就會以聖樂作為背景音樂,顯示聖殿神聖不可侵犯的隱喻。約翰調閱出的紀錄指出這是一段過去的「預謀犯罪影片」,兇手在犯案完成前已被逮捕,卻還是留下謎團,無法藉由眼球辨識掃描來確認這名兇手的身份(是的,未來的世界不再依靠指紋,而是掃描眼球來作為身份證明),因為兇手替換過眼球。至於目前應該已經得救的紅衣女子則是下落不明。誰也沒料到這段讓約翰不明究理的插曲卻是讓理想的犯罪預防計畫分崩離析的開端,緊接著被預知即將發生的謀殺案兇手,紅木球上刻劃的名字赫然就是約翰·安德頓。

(圖片說明:三位一體的先知)


影像中顯示,約翰將在一天半後槍殺一名叫做里歐的男子,男子中槍後墜落的窗外不知為何還有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型男,而地點線索則是顯示出數字6與9的房號以及發出笑聲的吉普賽老奶奶。威風逮捕未來罪犯的警官一夕之間要成為階下囚,連約翰所倚賴的老局長拉瑪也規勸他暫且投案。約翰無法接受,更肯定自己不可能無故這名素昧平生的男子,逃跑並查清楚事實是他當下唯一的想法。然而在如此高科技背景的世界中,每個角落、門口都充斥眼球掃描鏡頭,不論是上街、搭車,往來出入人物的身份一覽無遺,就像走到任何地方都會自動在Facebook打卡一般,整個城市就是一座巨大的牢籠,要逃過昔日同僚的追捕談何容易。但約翰也不是省油的燈,在被背著噴射背包的同僚們包圍時,驚險地運用自己熟知隊員弱點與噴射裝置特性的經驗閃過追擊,隨後甩開司法官丹尼的包圍網,駕車來到先知預言系統的開發者海曼夫人住所,詢問預知影像出錯或是造假的可能性。這裡有個頗有意思題外話,關鍵報告中不論是警官或司法官所攜帶的武器似乎都不具有直接殺傷力,警官們手中的催吐棒僅有使人大量嘔吐、失去行動能力的作用;而司法官們的武器則是會發出衝擊波將人震開的槍械,似乎在關鍵報告裡的世界觀,即使是執法人員也不能直接致罪犯於死地,感覺是個主張「廢死」的社會。

(圖片說明:未來的罪犯皆被關在試管中)


海曼夫人的住處乍看之下就像是童話中巫婆的住家,圍牆爬滿了像蛇一般會主動攻擊侵入者的藤蔓,溫室門上的白漆斑駁龜裂,外觀陳舊形同廢墟,裡面充斥富含生命力的奇花異草,分不清究竟是動物還是植物(感覺這裡應該存在於哈利波特的世界才對吧Orz)。海曼夫人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老太太,穿梭在溫室間照顧著心愛的花草。對於約翰的危機,她無能為力,因為先知的預言是絕對的。但絕對的預言偶爾也會出現矛盾,三位先知的影像有時會預知出不同的未來,但系統仍會以這些分歧中佔多數相同的影像為主,捨棄機率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忽略或許加害人不同的選擇會造就不同的結果,這些被捨棄刪除的預言片段就稱之為關鍵報告。

(圖片說明:宛如巫婆住處的房子)


有一段特別怵目驚心,卻也是墨鏡哥失明前的真實經歷,當約翰身在一間髒亂不堪的臥房內,房間一角的矮櫃上擺放者透露危險氣息的手術刀、剪刀、紗布、消毒水等等醫療器具,一旁的行李箱內有一具固定面部的頭罩,看起來更像是某一種刑具。約翰為了躲避「眼球」的掃描,鋌而走險找了因為非禮女性、曾遭約翰本人繩之於法、鋃鐺入獄的密醫來幫他進行「換眼球」大作戰(天哪!墨鏡哥僅有在去年,挑戰<EyeRun視覺障礙體驗>,看起來換整個眼球而且還功能正常,暫時只存在電影裡的想像!)。但電影始終是電影,手術之後,秘醫竟然把眼球裝載透明塑膠袋、而且放在約爛的口袋裡(想必是有經過特殊處理吧?眼球之所以能成為球體,其實是靠眼球裡的房水去支撐眼球的縮放,不然可是會塌陷就像漏風的氣球喔!)!?剛動完「換眼球」手術的約翰,眼睛纏著白紗布,左右手各拉這一條細的麻繩,一邊連繫著冰箱、一邊連繫廁所,術後飢腸轆轆的他,追著繩子打開冰箱,因為看不到胡亂地在冰箱探索食物,很不幸的…首先拿到第一層發霉發黑的三明治!(天哪!墨鏡哥有過這個經驗…吐!)明明新鮮的食物就在第二層,卻近在眼前吃不到。約翰趕緊抓了門邊的牛奶,可惜在出手一樣帶賽偏偏摸中左邊,已經過期變酸的「灰奶」!(天啊!這個墨鏡哥也很熟悉,許多視障朋友都會因為無法辨識保存日期,放到嘴裡才…上演大法師,噴!所以請支持<iAIM口述影像專員>計劃,能真正幫助到許多視力不方便的使用者!)

(圖片說明:恐怖的發霉三明治)


更換新眼球後的約翰必須等待一段時間讓眼球適應,這時候預防犯罪中心的追兵已經帶著新兵器找上門來了。他們不需要挨家挨戶一間一間的搜尋,只消偵測出整棟大樓所有擁有體感溫度的生物數量後,派出他們的行動探測器「蜘蛛」一一辨識即可。「蜘蛛」的身軀就像是十元硬幣大小的金屬片,移動時伸展出又細又長的四肢爬行,偵測到生物後便會強行固定在其眼窩處掃描眼球來辨識身份。約翰沿著麻繩躲到浴室,在浴缸內倒入大量冰塊後整個人潛入水中,消除自己體溫試圖騙過蜘蛛的搜尋,可惜忍不住在水中吐出的一個小氣泡仍然引來大批蜘蛛,強行運用觸角發出的電流逼出約翰,約翰硬著頭皮讓蜘蛛尚未到達可掀開時間的紗布,睜開視線模糊的雙眼,測出來的身份當然已不是約翰,蜘蛛撤退,安全過關。

(圖片說明:偵察機器蜘蛛無孔不入)


利用口袋中原本屬於自己血淋淋的眼球通過入口掃描,同時從下巴處注射密醫贈送藥劑-能夠收縮面部肌肉與紋理改變樣貌,約翰順利直接侵入聖殿,接觸到能力最強的先知阿嘉莎,距離約翰兇殺案發生的時間還有不到一小時。

(圖片說明:天馬行空的替換眼球技術)


約翰開車載著阿嘉莎,首先要設法將阿嘉莎體內的關鍵報告影像截取出來。阿嘉莎瑟縮在車窗邊,喃喃的問著,現在是現在嗎?長年不斷的預知未來似乎已經讓阿嘉莎失去時序的感覺,她厭倦了未來、厭倦了預知。由於阿嘉莎的打扮太引人注目,約翰必須先替她買一套普通的服裝,沒想到2054年時GAP依舊是潮牌喔!當約翰進到店內時還會同時掃描眼球確認身份後主動提供穿搭建議,真貼心,其實仔細觀察,很多廣告和和影片都運用了3D立體投影技術,活生生呈現在顧客面前,穿越時還有像是穿透的特效,其中還有Lexus的汽車廣告咧,應該也是置入性行銷吧XD。

(圖片說明:2054年也有GAP呢XD)

約翰帶阿嘉莎找到一個黑市駭客,店內一間一間的包廂中都是對生活感到不滿足,必須在這裡利用身歷其境的體感裝置獲得安慰的客人,這讓墨鏡哥聯想到日本近年來竄出的佛系男子,對現實的戀愛沒有興趣,獨善其身,這樣的裝置或許正適合這樣的趨勢。其實最近遊戲機大廠SONY才剛推出了Virtual Reality、簡稱VR虛擬實境裝置,看樣子要達到關鍵報告中高科技目標的未來已經不遠了。運用駭客的技術,約翰要求阿嘉莎重現關於他的關鍵報告,展現出那一段不同可能的未來,然而卻什麼也看不到,一開始就沒有那段報告,約翰槍殺里歐這名陌生人是唯一、必然的未來。


阿嘉莎告訴約翰,即使未來已經展現出來,但他仍有選擇,他還是可以離開此處讓預言失準。但事已至此,約翰想要弄清楚自己究竟有何理由必須殺這個人。離開駭客黑市,靠著阿嘉莎不斷浮現出的預知閃過司法官率領的追兵(此時約翰帶著阿嘉莎在Shopping mall中,背景音樂背景音樂是知名歌曲Moon river,營造出奇妙的協調感),聳立在約翰眼前的旅館大樓外飄浮著大型廣告看板,看板上戴著墨鏡的型男模特兒,進入旅館大門,門口坐著一位吉普賽裝扮老奶奶,來到旅館內的1006號房,全是預知影像中的場景,無論如何約翰都是註定會來到此地。房內的床上散落為數眾多的生活照,照片主角全都是小孩子,男孩、女孩、白人、黑人,而最約翰感到心碎的是其中也夾雜了他的兒子尚恩的照片。預言中的被害者里歐這時默默出現在門邊,因憤怒失去理智的約翰衝上前就是一陣扭打,阿嘉莎害怕得不斷尖叫,只能無助的提醒約翰,未來的選擇權在他自己的手上。預言中的槍殺時間到了,約翰拿手槍對準里歐,最後,終究找回自己警官身份,不帶感情、制式化的唸出嫌犯應有的基本人權,彷彿不是說給這個眼前他最痛恨的人聽,而是說給自己聽。沒想到里歐撿回一條命非但不高興,反而要求約翰非殺他不可,因為有個不知名人士要他假裝綁架了約翰的兒子,如此一來他的家人就可獲得良好安置。這突然其來的發展讓約翰錯愕不已,如果一切都是設計好的,究竟是誰花了這番功夫?在約翰對里歐一問三不知的狀態下,一心求死的里歐強拉約翰手裡的槍轟向自己、跌出窗外、墜落地面,如同預言畫面。


做了不同的選擇,仍然通往相同未來,約翰回到現在唯一能夠信任的人、他的妻子萊拉的家中,但來不及找出事實的真相就遭到逮捕,被戴上罪犯象徵的頭鐐,關入試管裝置中沉眠,究竟真相為何,幕後的黑手就留待電影中見分曉。


回到2016年的台灣,沒有關鍵報告中的科幻背景,卻有著相同爭議性的話題。小燈泡割喉案引發人心惶惶,任何行為異於常人的精神障礙者皆因「有可能」的犯行被強制送醫限制行動,正常與不正常的界線究竟如何界定?又該由誰來判斷?或許等到事件發生時一切都以太遲,但發生前將人定罪真的是唯一解答嗎?這也許是不論科技如何發達也無法定論的難題吧。

創作者介紹

墨鏡哥

a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